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於白宮會議結束後在白宮西翼拿起戈蘭高地的聲明,2019年3月25日。 相片:AFP/Brendan Smialowski

8年來,兩個敵對陣營的敘利亞人第一次在同一個問題上意見一致—他們是戈蘭高地的合法所有者。亞洲時報(Asiatimes.com)報導

自1967年以來,以色列佔領了這個1,200平方公裏的丘陵地帶。對恢復主權的承諾是敘利亞伊斯蘭主義者和世俗主義者的共識。

敘利亞外交部在大馬士革的發言和利雅得支持的反對派高級談判委員會的發言非常相似,都強調戈蘭高地屬於敘利亞,拒絕承認美國總統特朗普所宣布的以色列主權。

戈蘭高地的敘利亞居民也產生了同樣的敵對反應,他們現在佔4萬居民的半數。即使是敘利亞反對派中的親美人士也沒有為美國領導人的決定辯護,稱美國以犧牲溫和派為代價,賦予強硬派權力,使伊朗和真主黨受益。

特朗普本周一書面承認以色列對戈蘭的主權後,敘利亞官方向聯合國提交了一個暴風雨般的投訴,而國營日報的社論突出了戈蘭的「阿拉伯敘利亞身份」。

在戰前的敘利亞,這樣的情況會觸發敘利亞街頭的大規模示威活動,但是現在情況大不相同。出於安全原因和嚴重的經濟困難,人們難以團結起來對重大問題進行抗議。

敘利亞已經陷於水深火熱之中,所有的利益相關者都因為現有的衝突而疲憊不堪。

目前可以使用的唯一工具是國際法,它仍然認為戈蘭是「被佔領」的領土。聯合國安理會第242和497號決議也如此認定。

敘利亞立法者可以向國際法院提出這個問題,但他們似乎忙於自己的政治鬥爭,為爭奪聯合國授權的憲法委員會的代表權而苦苦掙扎。

52年前,以色列在與埃及、敘利亞和約旦進行了為期6天的戰爭之後,將戈蘭高地佔領。這場衝突始於一場輕微的邊境事件,隨即演變為戈蘭上空的全面空戰。

1991年10月,敘利亞同意參加馬德裏和平會議的基石是恢復戈蘭高地1967年以前的邊界。談判在美國總統布殊和克林頓的任期內進行,但是因為敘利亞長期領導人阿薩德(Hafez al-Assad)去世而終止。

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在2008年間接試圖恢復邊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不情願地參加了會談,部分是為了擺脫與巴勒斯坦人的協議,但他並無心將戈蘭歸還敘利亞。

戈蘭距大馬士革只有60公里,對以色列來說極具戰略意義,不僅提供了強大的防禦和進攻地點,而且可以鳥瞰阿拉伯軍事演習。它深入約旦河谷和加利利海,兩者皆為以色列的主要水源。

如今,在以色列占領戈蘭的52年後,特朗普政府堅稱它是在認可「當地現況」。

撰文:Sami Moubayed
原文:US Golan move turns 1967 ‘setback’ into reality
更多:https://www.asiatimes.com/lang/chinese/
相片:AFP/Brendan Smialowski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