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裔的澳洲散居者在墨爾本抗議將1979年7月1日定為「勝利日」,澳洲及紐西蘭大使均有出席 相片: Meng Heang Tak, Victoria MLA

本月初,在柬埔寨的越南入侵、推翻紅色高棉政權40周年紀念日之際,墨爾本和悉尼的柬埔寨裔散居者發動了有組織的抗議活動,譴責將1979年1月7日定為所謂的「勝利日」。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這些抗議活動被柬埔寨駐澳洲大使坤恩和他的一些臭名昭著的同僚所監視。

在過去,1月7日是「感謝越南」入侵並推翻40年前的紅色高棉的慶祝日和紀念日。但它最近才得到官方認可,被人們普遍視為強權首相洪森使自己的歴史遺產合法化的另一次嘗試。

如果柬埔寨公民能擁有自由表達的權利,大多數會人都走上街頭譴責洪森政府的親越態度。

對他們而言,1月7日是歷史上越南人對外擴張的其中一環,他們從波布手中奪過宗主權並交給洪森。

「勝利日」標志著越南和洪森的「雙贏」。洪森成為終身獨裁者,在越南的幫助下得以鞏固其領導權並傳遞給後代;越南則得以為其侵略行徑正名,並被洪森建造的紀念碑銘刻。

剝奪柬埔寨人民的民主權利,然後強迫人們紀念「勝利日」,與逼迫人民接受去年3月的非法議會沒有什麽區別。

現代柬埔寨並不是在1979年被越南入侵後構建的,而是在1991年「巴黎和平協定」之後在國際社會和聯合國的協助下構建的。

然而由於洪森沒有履行職責,於是援助繼續湧入柬埔寨,讓國際社會為貧困的柬埔寨人提供食物。

過去,越南通過領土佔領侵犯柬埔寨的國家主權。之後再在洪森的新型國際合作下,政治反對派被禁,柬埔寨的越南化採取經濟、政治和軍事「合作」的形式,沒有問責制、透明度和批評。

在日常對話中,每個柬埔寨人都避免提及1月7日。這是一個極其敏感和富爭議性的問題,在文化和政治上都存在分歧。

另一個因素是柬埔寨的越南僑民獲得洪森政權的全部特權和一流待遇。大部分的部長,大亨和將軍都是1989年沒有離開柬埔寨的越南佔領軍後裔或殘餘分子。同樣,越南語言和社團也在洪森的統治下繁榮昌盛。

但對於遭到越南當局侵犯的高棉克羅姆族人來說,情況恰恰相反。洪森政權和柬埔寨國王都沒有就越南虐待高棉克羅姆族提出過異議。

洪森採用的是「雙贏」政策。他警告如果有人反對他的提議,「這些人就是波布政權的支持者。如果他們反對勝利日,他們就是紅色高棉政權和種族滅絕的支持者。」

由於擔心洪森的歴史遺產國際化,特別是其政府在澳洲境內的邪惡活動,澳洲的柬埔寨人對柬埔寨大使坤恩的存在感到不滿。

當洪森自由地在柬埔寨創造他的遺產,僑民希望它只應在柬埔寨存在。他們認為,包括澳洲在內的西方國家,不應製造像洪森的兒子洪馬內那種未來獨裁者,也不是能膚淺地煽動仇恨的地方。

撰文:Sawathey Ek
原文:Cambodia-Vietnam legacy condemned on ‘Victory Day’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Meng Heang Tak, Victoria MLA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