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巴爾蒂特堡頂部可以欣賞到罕薩峽谷和白雪皚皚山脈的壯麗景色。相片:Asia Times

在莊嚴的巴爾蒂特堡(Baltit Fort)之上,俯瞰如香格里拉般壯麗的罕薩峽谷(Hunza Valley),眼前的美景讓人頭暈目眩。這裡有著上千年地理以及數個世紀文化的碰撞。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從戰略而言,這是地球上最高的地方之一,亦曾經是大英帝國與俄羅斯帝國之間大博弈(Great Game)的重點。 因此,這裡毫無疑問也是新大博弈的焦點所在,即中巴經濟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CPEC)、中國的新絲綢之路或者一帶一路倡議的旗艦項目。這裡將中國的新疆經紅旗拉甫陸運(公路)口岸(Khunjerab Pass)與北部地區連接。

CPEC是一帶一路皇冠上的明珠,是中國現代歷史上最大的海外投資項目,金額甚至遠遠超過美國軍隊數年來對伊斯蘭堡的援助。

喀喇崑崙公路(Karakoram Highway)的設想可追朔至上世紀70年代,這個充滿抱負的政治戰略項目將影響這個次大陸的地緣政治平衡,將以前無法企及的前沿地帶置於伊斯蘭堡的控制之下。

現時這條公路成為了中巴邊境貿易及能源交易的核心,一直通往南部俾路支省(Balochistan)的瓜達爾港(Gwadar),毗鄰波斯灣(Persian Gulf)。瓜達爾港有可能是中國成為海上強國的一個關鍵跳板,從印度洋到波斯灣,甚至地中海。而CPEC則緩慢而堅定地改變巴基斯坦的社會、經濟結構。

被稱為「旁遮普之獅」的巴基斯坦前總理謝里夫(Nawaz Sharif)自贏得2013年大選後,便大力支持CPEC。現任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領導的正義運動黨(Pakistan Tehreek-e-Insaf,PTI)在今年7月舉行的大選中獲勝,並在身為戰略要塞的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Khyber-Pakhtunkhwa)執政。

在2013年6月,巴基斯坦即將與中國進行談判之際,謝里夫稱CPEC帶來的基建項目「將改變巴基斯坦的命運」。目前為止,CPEC主要轉化成了新的水電大壩、火力發電廠以及民用核電廠。中國核工業集團(China National Nuclear Corporation)正在卡拉奇附近建造兩個1,100兆瓦的核反應堆,投資金額近100億美元,其中65%的融資來自中國的貸款。這是中國核工業首次在海外建造這個規模的核電廠。

十幾個CPEC項目都涉及電力,巴基斯坦將擺脫長期以來電力匱乏的困擾。然而,伊姆蘭汗遠比謝里夫謹慎,據稱在他的辦公室裡設有「中國專員辦公室」(China Focus Cell)。他下令巴基斯坦軍隊成立一支超過1萬人的安全部隊來保護中國的CPEC項目。

據悉,伊姆蘭汗試圖擴大CPEC,防止伊斯蘭堡陷入不可持續的債務陷阱。他希望將CPEC的焦點從大規模的基建項目轉向技術轉移,為巴基斯坦產品打開中國市場。

撰文:評論員Pepe Escobar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the-new-great-game-in-the-roof-of-the-world/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sia Times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