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參與宗教儀式的印度教社區兒童。相片:APP photo by Farhan Khan / Wikipedia

在虐待兒童、性別歧視、宗教、經濟差異和執法不力的黑暗漩渦中,每年都有數百名未成年印度教女孩被迫與巴基斯坦的穆斯林人結婚。但在沒有主流媒體報導和官方數據支撐的情況下,確實數字未明,而且此問題並沒有得到國家的重視。

據報指,大多數案件都在信德省(Sindh)發生,該省的印度教徒居民人數最多,估計有450萬。在那裡,巴基斯坦人民黨(PPP)領導的信德省議會於2016年11月通過了一項法案,以監測強迫改信的情況,該法案於去年被棄用。

同樣,去年通過了「印度教結婚法」(Hindu Marriage Act),除了提供印度教婚姻監管外,還能解決迫婚和強迫改信問題。然而,實施方面仍然存在疑慮。

國會議員兼巴基斯坦印度教委員會(Pakistan Hindu Council)的支持者Ramesh Kumar Vankwani告訴亞洲時報(ATimes.com:「強制改信行為在信德省一致通過,但被州長駁回。」他說:「印度教結婚法也沒有實施,強迫改信繼續不受阻礙。但我們正與當局合作,確保要迫切地解決此問題。」

根據正義暨和平國家委員會(National Commission for Justice and Peace)、巴基斯坦南亞夥伴關係(South Asia Partnership-Pakistan)和人權狀況報告,每年至少有1千名非穆斯林女孩被強迫皈依伊斯蘭教,其中大部分是印度教徒。

實際數字可能更高。社區成員指出,由於絕大多數個案沒有被上報,因此總體缺乏數據。涉案家庭指,來自伊斯蘭組織的恐嚇或社會壓力是主因。

即使有向警方報案或在法庭上受理的案件,也很少被主流媒體報導。只有信德省的當地媒體通常報導該省的強迫改信的案件。信德省媒體Daily Ibrat在2018年報導了約50宗案件。

今年3月,當中四學生Sohna從海德拉巴的Tando Wali Muhammad地區被綁架時,法院駁回女童家人訴訟。Sohna與一位當地店主Shah Nawaz Shoro結婚,後者在法庭上出示由一間當地伊斯蘭學校(madrassa)頒發的改信證明書,甚至還向該女孩的家人提出請願書指他們騷擾一對新婚夫婦。

在接受本報訪問時,當地人聲稱每兩個家庭就有一個有女童失蹤。印度社區的成員說,肇事者利用受害人糟糕的財政狀況、缺乏對宗教少數群體的保護鎖定目標,而且受害者往往是未成年人。

就目前情況而言,唯一被可以用來挑戰強迫改信的法律是2013年《兒童婚姻限制法》(Child Marriages Restraint Act),該法禁止任何未滿18歲的人結婚。

參議員科利(Krishna Kumar)告訴本報:「對婦女的暴力行為會影響所有社區。童婚和強姦受害者也是來自所有社區。」

但也有人說該法案的實施失敗。聯合國婦女署駐巴基斯坦辦公室(UN Women Pakistan)的信德分區負責人Kapil Dev敦促該國採取關於婚姻的世俗立法。她說:「在理想情況下,宗教不應成為婚姻的障礙 – 該國實際上應該存在跨宗教婚姻法。但在目前的情況下,迫切需要的是允許婦女行使個人意願的法例。」

撰文:評論員Kunwar Khuldune Shahid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forced-conversions-marriages-of-underage-hindu-girls-rampant-in-pakistan/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PP photo by Farhan Khan / Wikipedia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