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敘利亞人仍然難以融入土耳其社會,因為他們仍然面臨歧視和語言障礙。相片:AFP

在敘利亞內戰期間,超過35,000名敘利亞人逃亡到臨近的土耳其,並成為土耳其公民。這在土耳其人中間是頗具爭議性的一項舉措,但對於敘利亞人而言卻是全世界邊境向他們關上大門之後的一線生機。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儘管這種身份並未得到認同,但敘利亞父母們希望這可以給他們的子女一個未來。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反對派認為此舉有政治目的,意在鞏固對執政黨伊斯蘭正義與發展黨 (AK Party)的支持。持有土耳其國籍至少一年以上的敘利亞人可以參加最近的議會及總統選舉。

土耳其官方去年9月宣佈該國歸化了 5萬名敘利亞人。據估算,現時有大約350萬名敘利亞難民居住在土耳其。

土耳其國籍幫助很多處於困境的敘利亞人解決了模糊不清的法律地位,然而很多人仍在努力掙扎融入當地社會。他們在日常生活的多方面遇上語言障礙以及歧視。

土耳其議會的人權委員會(Human Rights Committee)一份關於難民的報告指出,符合成為公民的敘利亞人通常擁有較高學歷,包括老師、醫生以及在土耳其大學就讀的學生,那些有物業的人。

Nour是一位31歲的敘利亞人,她與丈夫在伊斯坦布爾住了4年,她在一家美容中心工作。她與丈夫兩人都有工作簽證,在一年半前獲得公民身份。

當Nour得知這個消息時,高興得暈了過去。Nour表示:「我們敘利亞人在土耳其受到很多騷擾,由於害怕被遣返到敘利亞,我們無法還擊。」她抱怨道,在敘利亞人與土耳其人發生衝突時,土耳其警察往往站在本國人一方,即使是他們犯了錯。

很多敘利亞人在逃離了戰火紛飛的家園後,通常尋求另一個國籍。目前僅有30個國家允許敘利亞公民入境,部分更附加了非常複雜的條件。

Bassem是一位醫生,自2013年起就與妻兒居住在伊斯坦布爾。他與家人在2016年獲得土耳其國籍。然而,土耳其身份證上的出生地點是大馬士革,讓他在「土耳其人眼中仍然是敘利亞人。」

Bassem說,他的長子因說阿拉伯語被同學毆打,而其女兒的老師則拒絕讓她在課堂發言。這些難題迫使他們屢次轉校。

在土耳其接受了兩年教育後,Bassem的孩子們已經掌握了土耳其語,也完全融入了校園生活。但代價是他們已經忘記了他們的母語。

撰文:評論員Ahmad Zaza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syrians-today-turks-of-tomorrow/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