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北意大利城市的里雅斯特在亞得里亞海(Adriatic Sea)的港口和商業港口鳥瞰圖。照片攝於2017年10月。相片:AFP / Alberto Pizzoli

在意大利東北部,一個僅有20多萬居民的海港城市可能會在促進歐亞一體化方面發揮重要的地緣政治作用。按排水噸位大小計算,的里雅斯特(Trieste)港僅僅是歐洲第11位最繁忙海港,但它位於海上絲綢之路的最西端,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帶一路倡議中加強中國與西歐之間聯繫的關鍵部分。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亞得里亞海東部港口網絡管理局(Port Network Authority of the Eastern Adriatic Sea)局長Zeno D’Agostino告訴本報,中國已準備好投資其基建。他說:「中國投資者被的里雅斯特優越的地理位置、與歐洲其他地區緊密的聯繫以及強大的供應鏈吸引。」該局是一家上市公司,負責運營的里雅斯特港及在該地區的其他設施。

根據最近的統計數據,今年第二季度歐洲與亞洲海運貿易增長放緩。然而,的里雅斯特正在逆勢上漲。意大利港口預計將在年底前運輸730,000 TEU(20呎標準貨櫃),2016年的貨櫃運輸量為486,000 TEU。在過去4年內,火車的運輸數量也從5,000增加到10,000 TEU。

剛從中國四川成都商務旅行回來的D’Agostino強調,中國企業投資的里雅斯特港,實際上相當於投資一個一體化系統。他說:「他們不僅有興趣資助新碼頭、機場和火車站等場地或創新物流平台的建設,他們還希望為港口自由區、工業區和內部鐵路系統的擴建和現代化作出貢獻。」

D’Agostino強調,他正與參與新絲綢之路項目的中國國有企業進行談判。他說:「的里雅斯特港需要12億美元的金融投資來支持其發展,特別是新的工業自由區。中國投資者正在談判承擔其一半的費用,其他外國承包商也表示對該項目有興趣,其中包括哈薩克斯坦、阿塞拜疆、土耳其、伊朗和馬來西亞。」

意大利副總理迪馬約(Luigi Di Maio)在上周對中國的訪問中表示,意大利支持中國開發的里雅斯特港的計劃。迪馬約是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的政治領導人,五星運動是一個意大利反體制政府組織,該組織主張疑歐主義(Eurosceptic)並且反對移民。

意大利可能在年底前加入一帶一路倡議,成為七國集團(G7)中第一個簽署中國大型項目理解備忘錄(Memo of Understanding,GOU)的國家。此外,由於歐洲央行一直在逐步取消其債券購買計劃以刺激歐元區經濟,這個債務纏身的地中海國家也試圖說服中國投資者購買其主權債券。但鑑於希臘和其他與中國合作的國家已經出現的許多問題,許多人擔心意大利人可能會愈來愈依賴中國的投資和貸款,並隨後被施加壓力,使他們的政策與北京政策保持一致,而這些政策往往與歐盟的規則相衝突。

意大利內閣大臣Giancarlo Giorgetti最近表示,中國在意大利的投資是受歡迎的,但也明確指出意大利不會出售其國有資產。D’Agostino也表示同一觀點。他指出,中國公司不能購買或控制的里雅斯特港,所以像發生在希臘主要港口比雷埃夫斯(Piraeus)碼頭以及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和吉布提(Djibouti)的購買事件不會在的里雅斯特港發生。他說:「他們只能收購現有業務的少數股權。」

D’Agostino堅持說:「希臘處於債務違約的邊緣。它被迫賣掉其基建,中國人在比雷埃夫斯幾乎購光了所有東西,甚至包括它的港務局。」他承認意大利經濟狀況也不好,但他表示:「至少意大利仍有國有機構管理和監督意大利港口的運營。」因此他說,目前關於這個問題的言論只是危言聳聽。

在涉及中國對歐洲港口的投資時,與安全相關的問題也會對公平產生影響。歐盟正在研究一個篩選機制,以對安全敏感的工業部門的外國投資者們進行篩選。這基本上旨在避免歐洲的高科技產業和基礎設施受到中國不公平的商業行為的影響。有人認為,中國港口運營商可以密切關注美國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戰艦在歐洲的行蹤,收集有關其維護運轉信息,甚至試圖訪問美國和北約組織敏感的系統和設備。

D’Agostino直截了當地反駁了這些擔憂。他指出,的里雅斯特港的軍事和民用方面之間存在著明顯的分離,其他歐洲碼頭也是如此。他說:「中國不需要派人在碼頭監視在港口對接的戰艦。他們可能擁有更多技術先進的方式來監視意大利和北約的船隻。」

儘管北京方面表示希臘港口在2016年被中國遠洋運輸公司(China Ocean Shipping Company,COSCO)收購後增加了貨櫃運輸量,但意大利人仍然相信的里雅斯特港將取代比雷埃夫斯成為中國通往南歐的海上門戶。在亞洲和歐洲之間的利益方面,貿易佔了相當大的份額。根據歐盟委員會的統計,按價值衡量,如今這兩個地區之間70%的貿易是靠海運進行的。

去年,比雷埃夫斯的海運量達至375萬個TEU,預計這個數字今年將達到400萬個TEU。但意大利人認為,由於他們優越的地理位置和與歐洲非常緊密的聯繫,他們可以在中國的海運貿易中佔很大份額。

D’Agostino說:「擴建後,的里雅斯特港最初將與比雷埃夫斯港口互補。之後,兩者之間的競爭可能會加大」。他指出,其獨特的地理和綜合系統使得的里雅斯特港作為從東亞運輸貨物的運輸口會比比雷埃夫斯更具競爭力。

事實也是如此,希臘港口位於歐洲的邊緣,而的里雅斯特更接近它的核心。D’Agostino說:「我經常告訴我的中國談判代表,他們將關注點集中在比雷埃夫斯和巴爾幹路線是一個錯誤,其中包括貝爾格萊德 – 布達佩斯高速鐵路(Belgrade-Budapest high-speed railway)。中國的貨櫃船進一步向北航行到的里雅斯特會更省錢,在那裡也有鐵路通往中歐和東歐。

撰文:評論員Emanuele Scimia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trieste-challenges-piraeus-to-become-chinas-main-port-in-europe/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Alberto Pizzoli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