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4日,在即將於海得拉巴(Hyderabad)舉行的泰倫加納邦地方議會選舉之前,一名男子展示出印度人民黨(BJP)和國大黨的競選宣傳材料。相片:AFP / Noah Seelam

在印度南部的泰倫加納邦(Telangana),選舉就是一場金錢較量。這也顯示了民主進程的天秤傾向有勢力的一方。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2014年,印度國民大會黨的一位候選人競選泰倫加納邦的地方議會席位,在競選活動期間花了890萬盧比。然而,他因2,500張選票之差落選,而新德里的黨內領導人則批評他過於吝嗇。4年後,這位候選人再次競選同一席位。他計劃至少籌集4,000萬盧比的資金,避免重蹈覆轍。

然而,印度選舉委員會規定每位立法會候選人的選舉花費不得超過280萬盧比,而下議院(Lok Sabha)的選舉費用則限定在700萬盧比以內。政客們嘲笑這些上限不切實際。在選舉結束後,每位獲勝者都宣稱他們遵守了此規定。因此他們帶著謊言進入了立法會。

自然,很多人會質疑這些候選人如何在長達一個月的競選活動期間,將這一大筆資金揮霍一空。

不同的政黨消息表示,通常一位候選人在活動期間至少需要200人的團隊陪同,舉起標語、派發傳單等。按照每人400盧比計算,每日的費用至少位8萬盧比。一個月累計的工資成本就超過240萬盧比。

假如餐單包括葷食和酒,這些競選團隊的人員的飲食開銷大約為300萬盧比。在投票當天,票站的人員非常關鍵,1,200名支持者每人大約1,000盧比,累計費用120萬盧比。

包括黨旗、海報、宣傳冊、T恤、帽子等宣傳材料的費用可達250萬盧比。候選人有時還會自掏腰包,購買戶外廣告牌進行宣傳。一輛配備良好音效的車輛在競選期間的費用大約為50萬盧比。如果需要進行改裝,讓候選人乘坐更為舒適的話,這個費用就是兩倍。此外,還需要付燃油費。

候選人的社交網絡團隊在競選期間不斷在網絡平台上造勢,這需要額外10萬至20萬盧比的支出。

媒體宣傳費用是支出的一個主要部分。除了向個別電視台、報紙支付費用外,候選人還需要向媒體管理層以及記者提供大筆額外經費,包括在黃金時段為其進行正面的報導,並對其對手進行負面報導,支出可達500萬至600萬盧比。

此外,每位候選人還需要準備一筆資金用於投票前賄賂選民。一位在海德拉巴(Hyderaba)選區獲勝的候選人系統性地籠絡選民所在的不同團體。

他所在選區的所有種姓團體(caste associations)分別獲得50萬盧比,近25個青年團體各自獲得了一輛汽車以及20萬盧比,每個寺廟則收到了5萬盧比。此外,一些居民福利團體要求挖掘一些新井,相關費用大約為30萬盧比。

撰文:評論員TS Sudhir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the-big-fat-cost-of-winning-a-seat-in-an-indian-election/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Noah Seelam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