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an Prime Minister Narendra Modi has to realize that the world, and India, are going through major changes. Photo: AFP

同時是英語報章的總裁和編輯、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BJP)兼印度上議院(Rajya Sabha)成員的密特拉(Chandan Mitra),最近離開了原黨並加入了印草根國大黨(All India Trinamool Congress)。 他棄黨的行為被視為一個信號,表明有部分在2014年慶祝莫迪(Narendra Modi)勝利的人現正反對總理。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在2014年大選後和隨後舉行的州選舉中,莫迪設法通過一場讓他看起來無敵的獲勝狂歡來提升自己的形象。 然而,在2019年大選的前一年,如果反對派團結一致的話,莫迪似乎不再是無敵了 。

在政治方面,即使是一周,也足以讓無論是贊成還反對的選民搖擺不定。在明年的全國大選之前,印度將在今年舉行四次州選舉。這些州分包括中央邦(Madhya Pradesh)、拉賈斯坦邦(Rajasthan)、恰蒂斯加爾邦(Chhattisgarh)和米佐拉姆邦( Mizoram)。 目前除了米佐拉姆之外,其他州都由BJP統治。 拉賈斯坦邦、中央邦和恰蒂斯加爾邦這三個州在下議院(Lok Sabha)共有65個席位,其中62個席位於2014年由BJP贏得。

人們堅信BJP可能會在拉賈斯坦邦和中央邦失利。然而,這些州分中的大量選民仍然更喜歡莫迪而不是他們自己州分的BJP首席部長們。這意味著人們可能會在州議會選舉中拒絕投票給BJP,但會在議會下院選舉中投票支持BJP。

此外,該國的政治背景也出現了全面變化。BJP不再只是一個代表印地語心臟地帶的政黨 ,它已經在莫迪的領導下成功在該國東北地區展翅高飛。

BJP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NDA)預計將從東北贏得25個席位中至少20個席位,這與2014年相比增加了9個席位。預計BJP也將在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首席部長班納吉(Mamata Banerjee)的據點贏得15個席位,這相當於佔下議院42個席位,儘管這個數字仍然低於該黨22個以上的目標。上一次,該黨只在西孟加拉邦贏得兩個席位。以最近莫迪在西孟加拉邦的Medinipur召開集會的熱情看來,該州人民可能不反對投票支持BJP。

反對黨的團結正逐漸成為反對BJP的一道牆,而執政黨也很清楚這一點。莫迪在下議院發表的反對不信任動議講話就證明了這一點,他在那裡發動了對印度國大黨(Indian National Congress)的全面攻擊,但卻沒有對地區勢力這樣做。這意味著莫迪正試圖向地區力量發出信號,說明BJP已準備好容納他們並且已經意識到其他政黨的力量。

BJP的一大尷尬來自與其意識形態有密切關係的濕婆神軍黨(Shiv Sena),這是一個位於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的政黨,它在下議院的不信任動議中選擇不支持政府,並宣布打算單獨競選下一屆大選。

然而,兩個地區力量泰倫加納民族黨(Telangana Rashtra Samiti,TRS)和奧里薩邦(Odisha)的勝利人民黨(Biju Janata Dal, BJD)一直遠離反對派,在不信任投票期間這兩個政黨在下議院離場抗議就體現了這一點。因此,如果NDA未能在2019年獲得多數票,那麼BJD和TRS可能會暗地裡支持NDA。

然而,在不信任動議中公開支持莫迪政府的是拉維達進步聯盟(All India Anna Dravida Munnetra Kazhagam,AIADMK)。雖然去年12月其領導人賈雅蘭姆(Jayalalithaa)去世後,AIADMK無法保留其先前的37個席位,但它仍然是泰米爾納德邦(Tamil Nadu)的一股勢力,可能獲得部分席位,因為反對黨分佈在南部的州分。

奧里薩邦、泰倫加納邦和泰米爾納德邦這三個州共佔77個議會下院席位。上一次,NDA在這三個州中僅獲得了5個席位。但這一次,BJP希望通過拉攏NDA來獲得重要的大部分議席。

此外,在擁有25個下議院選區的安得拉邦(Andhra Pradesh),BJP正在向反對黨YSR國大黨尋求支持。Jaganmohan Reddy的YSR國大黨預計將在即將舉行的州和下議院選舉中表現良好,而且該黨並不反對與BJP建立某種聯盟。

反對黨的集結是BJP在北方邦(Uttar Pradesh)和比哈爾邦(Bihar)的主要頭疼問題。這兩個州在120個席位中讓NDA獲得了104個席位。但北方邦首席部長阿迪亞納特(Yogi Adityanath)的魅力正在減弱,而他的BJP盟友比哈省省長庫瑪(Nitish Kumar)同樣也正面臨著信譽危機。所以在這兩個州分,BJP必須研究其戰略。

不斷上漲的燃料價格和向全國青年分配就業機會仍然是一項挑戰。莫迪政府仍有數個月的時間,如果實施恰當,最近雨季農作物的最低支持價格上漲可能有助遏制農民對政府的不滿。

所以現時要斷定印度將會出現一位新總理尚算言之過早,因為莫迪的魅力仍然對該國的選民有著重要影響。但事實是,BJP將在2019年面臨強大的挑戰,即團結的反對黨和人民連成一線,質疑BJP在2014年競選期間所做的「好日子」承諾。

撰文:評論員Sagarneel Sinha
原文:http://www.atimes.com/will-india-have-a-new-prime-minister-after-2019-election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 

One reply on “2019年大選後印度會有新總理出現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