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3日在新加坡舉行的第51屆東盟外長會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中)與泰國外交部長帕馬威奈(Don Pramudwinai)(左)、越南副總理兼外交部長范平明(Pham Binh Minh)(左二)、馬來西亞外交部長賽夫丁(Saifuddin Abdullah)(右二)和老撾外交部長貢瑪希(Saleumxay Kommasith)(右)合照。相片:AFP / Roslan Rahman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宣布對東南亞進行大規模投資後數天,展開為期5天的3國訪問,他分別訪問了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印尼,以加強對美國新「印太」戰略的區域支持,旨在平衡中國。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這次訪問是在中美兩國貿易緊張局勢加劇之際展開的,因為兩國都在爭奪地區影響力。由於擔心全球兩大經濟體之間的持續貿易戰將對地區增長產生負面影響,東南亞大多數依賴貿易的經濟體都對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貿易政策抱懷疑態度。

儘管東南亞國家對特朗普保護主義的態度傾向冷淡,但中國經濟主導地位的替代方案也引發了不安。美國官員表示,他們不打算直接與北京的倡議競爭,包括價值1萬億美元的一帶一路倡議,但蓬佩奧的言論顯然將該戰略定位為與中國抗衝。

儘管東南亞國家可能私下分享美國對北京在南中國海的活動以及被認為不公平的貿易行為的顧慮,但它們不願意支持美國的新戰略,因為擔心會加劇與中國與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的緊張關係。中國是東盟最大的貿易夥伴。

新加坡和其他東盟成員國警告東盟不要被迫在中美之間選擇偏袒一方,特別是考慮到東盟成員國是一帶一路投資的主要接收者。

在特朗普政府執政期間,尤其是在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並追求破壞美國之前對自由貿易多邊主義承諾的「美國第一」(“America First”)政策後,外界對美國在亞洲發揮作用的信心逐漸減弱。

蓬佩奧此行代表一個企圖向北京靠近的地區,闡明一致的戰略願景。這位美國最高外交官上周公布了一項價值1.13億美元的科技、能源和基建投資計劃,被稱為「美國對於新時代印太地區和平繁榮在經濟承諾方面的首期」。

然而,與中國主要由國家主導的經濟舉措相比,美國承諾的金額相形見絀。美國政策制定者已將其印太戰略稱為「透明」和「更具可持續性的替代方案」,旨在鼓勵私營部門對該地區的能源和基建進行投資,其目標是解決貿易不平衡問題。

雖然美國戰略家認為印太地區是全球最重要的地區,但特朗普政府提出的地區倡議似乎也大大縮小了奧巴馬(Obama)時代「重返亞洲」戰略(“Pivot to Asia”)的規模,其中包括以TPP貿易協定作為地區政府普遍擁戴的經濟支柱。

蓬佩奧在本月4日的東盟外長會議期間,承諾為東南亞提供3億美元的安全基金,他表示將在該地區「加強安全合作」。《海峽時報》(The Straits Times)報導稱,美國的戰略受到東盟成員「冷待」。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以捍衛其國家在南中國海的行動作為回應,指責「非地區國家,主要是美國」通過向該地區「發送大規模戰略武器」推動軍事化。他稱北京的舉動是「防禦行為」,卻被錯誤地稱為「軍事化行為」。

鑑於北京和華盛頓之間在多個地區都出現緊張關係,東盟成員國強調平衡和外交,更明確表達希望兩國超級大國避免產生安全和貿易糾紛或重燃冷戰時期的分歧和對抗。

撰文:評論員Nile Bowie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indo-pacific-pitch-gets-lukewarm-reception-in-se-asia/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Roslan Rahman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