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左至右:Vipin Andrews、Johnny Chekkitta、Silvadasan Antony、John Mathew、Aneesh Pathrose、Rateesh Peter和Jineesh Jerome,7位漁夫站在他們曾經用來拯救約800名喀拉拉邦洪災災民的船隻旁邊。相片:Rejimon Kuttappan

當地漁民被譽為喀拉拉邦洪災水的英雄。有些人沒有救生衣,甚至船隻也沒有。但當他們在本月16日稍後時間接到消息指,南部受災最嚴重地區之一的琴格阿恩努爾(Chengannur)有數萬人在自己家中被淹沒,這批漁民毫不猶疑地伸出援手。

領導7人團隊的Johnny Chekkitta告訴亞洲時報(ATimes.com:「我們看過波濤洶湧的大海。 我們面對過漲潮。即使我們在海中4天也能生存。所以,我們相信可以在洪水災區幫忙做些事。這是我們唯一擁有的技能。但它能幫助我們拯救生命。」

從本月17日早上到20日晚上這4天內,他們救出了800個被困的人。包括來自孤兒院的27名孕婦、幼兒和兒童,還有在琴格阿恩努爾市受災最嚴重的Pandanad地區的老人和臥床不起的病人。

Chekkitta說:「在17日上午,當我、John Mathew、Silvadasan Antony、Aneesh Pathrose、Rateesh Peter、Jineesh Jerome和Vipin Andrews到達琴格阿恩努爾時,我們被告知要在政府辦公室登記參與救援行動。在等待的同時,我們接到一個緊急電話指有100人等待救援,他們處於危險境況。所以,我們沒有等候註冊並直接前往該地點。」

負責駕船並在救助當地居民時肩膊受了傷的Aneesh說,這是非常危險和可怕的任務。他說:「那不像大海。這些房子都在小巷裡,洪水在充滿蒸汽的情況下充斥著大量暗流。如果我們想向左轉進入小巷,我們必須在彎位10米前轉向,而且要出盡全力把船隻往要轉向的方位挪動。大多數時候,我們會撞到牆壁和其他物件。我們仍然無法相信竟能設法觸及這麼多地方,有些地方甚至連印度海軍的船隻也沒法到達。」

在本月19日,琴格阿恩努爾對邦議會的議員Saji Cherian加入了這7名漁民的救援行動。Vipin Andrews說:「儘管中央工業安全部隊(Central Industrial Security Force)、邊境安全部隊(Border Security Force)、印度海軍、空軍和國家災害應變部隊(National Disaster Response Force,NDRF)加強了他們的救援行動,但我們意識到我們也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進行救援行動時,由於電池電量有限,7名漁民都在臉書(Facebook)上報導在該地區的工作。他們說這對許多人來說是個好主意。

Silvadasan Antony說:「本月20日,當我們參與這些救援工作時,Johnny正在臉書上進行現場直播,有趣的是,我們接到一位來自美國叫Leena Susan Mathew女士的電話,她說我們的船剛剛經過她的父母被困的房子。然後我們就把船駛回去那處救出她的父母。」

喀拉拉邦政府表示將給予參與救援行動的漁民3,000盧比(約43美元)。但這7名漁民拒絕接受。John Mathew說:「我們這樣做是為了拯救生命。所以我們拒收酬金。我們已通知當局將這筆錢存入首席部長的賑災基金。」

事實上,自稱為「沿海戰士」的漁民希望將他們用來拯救800人的船隻出售。Johnny Chekkitta說 :「我們計劃將這艘船拍賣,並將收益撥給首席部長的救濟基金。」

撰文:評論員Rejimon Kuttappan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fishermen-the-real-heroes-of-keralas-great-flood/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Rejimon Kuttappan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