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燈在原爆圓頂前的Motoyasu-gawa河上漂浮,以紀念在廣島原子彈爆炸中喪命的人。儀式於2018年8月5日廣島原子彈爆炸73周年前夕舉行。相片:The Yomiuri Shimbun

73年前的周一,世界進入了核時代,當時廣島被投下第一顆原子彈,把整座城市摧毀。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在此周年紀念日出席了一場紀念儀式。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毀滅廣島的創傷,以及3天後在長崎投下第二枚核彈造成的破壞,日本從來沒有遺忘。反核情緒仍然強勁;甚至安倍也曾多次表示(包括在本周一),日本不會擁核。

但該國生活在危險的地緣政治領域,最近一份報告指出,日本有足夠的鈽來製造多達6,000枚核武器。

如果北韓拒絕無核化,日本將會如何應對?東京曾經討論第一次核打擊能力,各種政策制定者在不同場合也提出了發展原子武器的問題。

雖然一再否認,但東京可能會發展核武的概念並非完全難以置信,特別是審查過日本過去在核武器發展領域方面的往績後。

日本製作原子彈的實際工程始於1942年,同時有兩個類似項目短暫活躍:一個是軍隊執行,另一個是由海軍執行。這兩個項目在戰爭結束時合併,相互競爭激烈。

日本出生的歷史學家長谷川剛(Hasegawa Tsuyoshi)在《與敵人對決:史太林、杜魯門和日本的投降》(Racing the Enemy: Stalin, Truman, and the Surrender of Japan)一書中,確定了日本作為防御者的實力遠遠超出美國的情報估計。

1945年8月15日中午(日本時間)裕仁天皇(Emperor Hirohito)在玉音放送電台(Jewel Voice Broadcast )中宣布日本投降時時就說明了這一點。天皇指出新武器美國原子彈的破壞力,並表示持續的戰鬥將「導致日本民族最終崩潰和消失」。天皇接受無條件投降以「拯救數百萬的國民」。

投降真的結束了日本的擁核野心嗎?日本目前的武器級鈽庫存據估計約為47噸(約43公噸)。除了來自美國的「初級」裂變材料外,所有鈽都是通過從日本的電廠反應堆中收集廢燃料棒(spent fuel rod)得來的。

同樣重要的是,日本自1969年以來就實行了一項實際的核武政策,儘管這項政策在1994年被洩露前一直是秘密的。洩露的文件局部表明「我們暫時將維持不擁核政策」,但「保持生產核武的經濟和技術潛力,同時確保日本在這方面不會受到干擾」。

這種措辭被稱為技術性威懾,允許日本通過不擁核來聲稱遵守《核武禁擴條約》(NPT),同時證明它有意在必要時生產核武。

專家估計,東京部署核武需時從6個月到5年不等,但範圍太大,無法提供信息。有鑑於此,前美國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在2016年告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由於日本可以「一夜之間」製造出核彈,北韓的核計劃不得不受控制,而這是北京強烈反對的。

現時可能會出現以前沒有的政治意願。北韓不僅顯然是危險的,而且盟友正在質疑華府的防禦承諾,特別是其在東北亞的「核保護傘」堅定性。日本可能很快就會被迫將其「技術性威懾」付諸實踐。

撰文:評論員Robert E. Mccoy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could-tokyo-ever-go-critical-and-make-nuclear-weapon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The Yomiuri Shimbun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