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di 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 Photo: Courtesy of Saudi Royal Court / Handout via Reuters

復活節星期天前夕,俄羅斯總統特使拉夫雷恩提耶夫(Aleksandr Lavrentiev)抵達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傳遞信息。特使的信息來自利雅得的沙特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雖然內容尚未透露,但據稱是「積極」信息。據多方分析,沙特願意與敘利亞進行政治上的重新接觸。亞洲時報(Asiatimes.com)報導

在伊朗外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通過安卡拉訪問敘利亞之後的幾天,沙特也選擇對敘利亞表明姿態,這也暗示了其與土耳其關係的正常化。

在伊斯蘭國哈里發崩潰後,敘利亞分裂成3個主要區域。

土耳其軍隊及其代理人沿著共同邊界佔領了敘利亞北部地帶;美國支持的庫爾德部隊在與伊斯蘭國的鬥爭中佔領了敘利亞東北部的大片區域;俄羅斯和伊朗在敘利亞政府控制的區域佔主導地位。

總部位於倫敦的沙特報紙《中東報》的高級外交編輯Ibrahim Hamidi認為,俄羅斯和伊朗之間正在形成明顯的影響力競爭。

俄羅斯總統普京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Tayyip Erdogan)結盟,最近幾個月普京一直尋求恢復大馬士革與安卡拉之間於1998年達成的《阿達納協議》。該協議鞏固了敘利亞在聯合邊界一側的權力,但如果敘利亞不能自己完成任務,土耳其有權進入敘利亞境內對抗庫爾德民兵。

根據這項協議,此類行動發生之前必須知會大馬士革,且土耳其方不能無限期地留在敘利亞境內。因此,重啓協議將為敘利亞結束土耳其目前對其領土的佔領提供一條途徑。

普京提議部署俄羅斯軍隊以緩解土耳其的安全問題,邊境將不受庫爾德民兵影響。

重啓協議需要土耳其和敘利亞之間的聯合軍事委員會、開放的溝通渠道、反恐合作以及大使館的交流。安卡拉此前曾表示願意在市政選舉後重新審議該協議。

考慮到安卡拉一方面與伊朗的默契關係,另一方面與穆斯林兄弟會的關係,土耳其在大馬士革恢復外交存在的想法讓沙特皇室成員感到震驚。

自從2015年上台以來,王儲穆罕默德一直在穩步疏遠任何敘利亞的干涉,將以前的事故歸咎於他叔叔的管理。

沙特對敘利亞反對派的政治和軍事支持開始枯竭,在2017年與卡塔爾的爭執之後尤甚。

去年12月,沙特將他的盟友、最近被推翻的蘇丹總統派到大馬士革訪問。幾天後,沙特的堅定盟友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重新開放了他們在大馬士革的大使館。

然而,阿拉伯陣營的所有努力在今年1月戛然而止,據信是受到來自美國的壓力。沒有一個阿拉伯國家能夠或被允許解決敘利亞正在發生的燃料危機,促使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於2月前往德黑蘭簽署了一系列經濟協議。

這一訪問開啓了敘利亞與伊朗兩國之間前所未有的溫暖時期。這顯然刺激了阿拉伯世界,他們很快就決定與大馬士革重新接觸。

就敘利亞而言,他們寧願修補與沙特而不是土耳其的關係。

沙特並未非法佔領敘利亞領土,而土耳其人則在北部建立了一個佔領區,並表示打算繼續深入。與像沙特這樣的敵對國家合作要比土耳其這樣的佔領型國家更容易。

撰文:Sami Moubayed
原文:For Syria, Saudi crown prince is a fresh face
更多:https://www.asiatimes.com/lang/chinese/
相片:AFP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