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姬與緬甸軍隊總司令敏昂萊於奈比多,2016年3月30日 相片:路透社/Ye Aung Thu

緬甸是朝著更具代表性、更少軍事性的民主方向發展的嗎?本月6日,緬甸議會投票決定成立一個新的籌備委員會,審議修改軍方起草的2008年憲法。該憲法賦予武裝部隊在政治上的「領導作用」。亞洲時報(Asiatimes.com)報導

執政的全國民主聯盟在2015年11月的選舉中崛起,部分原因在於承諾要對憲章進行民主化的改變。然而3年任期以來,全國民主聯盟未作出承諾中的修正。如今,明年的新選舉已經在政治圖景中出現了。

由國家參贊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政府與軍隊互相制衡。她為軍隊在若開邦對70多萬羅興亞穆斯林的「清理行動」進行辯護。她還因為拒絕譴責軍隊在克欽邦和撣邦猖獗的侵犯人權行為而受到抨擊。

但任何全國民主聯盟8提出的修改憲章和削弱軍隊政治權力的舉動都可能破壞這種微妙的平衡,使政府與武裝部隊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領導的軍方高層發生衝突。

想改變軍隊的計劃並不容易。

憲法規定,議會席位的上下議院中有25%是為軍事任命人員保留的,其餘75%由選舉產生。修改章程的提案只需要考慮20%的立法者的支持,這是全國盟主聯盟可以輕易地在兩院中達到的。

但修改任何有關軍隊作用及其對國家政治結構支配的條款都必須有75%的國會議員支持,然後再通過公民投票。因此,軍隊的25%議會席位賦予其實質上的否決權。

昂山素姬曾考慮修改憲法第12章第436條,即要求75%國會議員批准與軍隊有關的憲法改革的條款,但並未成功。

複雜的程序加上緬甸偽造憲法公投的記錄,使得改變憲法條款變得幾乎沒有可能。軍方掌握的權力得到了保障。

這種控制在結構上非常穩固,給予軍方比昂山素姬政府更多的權力。軍方目前任命國家3位最重要的部長,即國防、內政和外務部長。憲法還賦予總司令在緊急情況下奪權的權利,儘管理論上來說必須由總統作出這樣的決定。

根據現在的憲法,在行使這種緊急權力時,不能對軍方採取任何法律行動。

強大的內政部控制著警察、內部安全機構,以及能夠任命從中央到村一級公務員的綜合行政部門。直到去年12月,綜合行政部門從內政部轉移到聯邦政府辦公室部,首次將其置於名義上的民事控制之下。但是,選舉產生的國會議員和昂山素姬政府撤銷軍方權力的能力微乎其微。

破壞憲法肯定會與軍方產生危機四伏的衝突,而全國民主聯盟幾乎不可避免地會失敗。就目前而言,昂山素姬和全國民主聯盟似乎滿足於在軍方主導的體系內工作。

因此,新的籌備委員會可能只是形式上的,並沒有實際意義。對全國民主聯盟來說,它顯然需要表態試圖在明年選舉之前制定變革的策略,而這一舉措帶有溫和的風險。

在可預見的未來,軍隊將仍然是緬甸最強大的集團。除了軍隊本身之外,沒有任何委員會、機構或是個人有權改變這種狀況。

撰文:Bertil Lintner, Chiang Mai
原文:Why Suu Kyi can’t and won’t democratize Myanmar
更多:https://www.asiatimes.com/lang/chinese/
相片:路透社/Ye Aung Thu

Asia Times has relaunched on www.asiatimes.com. Download our brand new native App for a sweeping selection of geopolitical and business news from across Asia.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