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的商人。相片:iStock

日本和南韓形成了鮮明對比。去年1月日本失業率降至2.4%,為24年來的最低水平。另一方面,南韓的失業率則達到4.5%,去年5月南韓失業人數達125萬。年齡介乎15至29歲之間的人口情況相當糟糕,青年失業率達至11.6%,是兩年來的最高位。

是甚麼導致兩個經濟體出現這種分歧?筆者主要歸納出四大成因:大學的入學率、薪金差異、人口結構和政府政策。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根據市調機構Statista的統計數據,南韓高中畢業生升讀大專或大學的比例約為70%,是全球最高的比率之一。另一方面,日本的入學率僅為50%。在2016年,介乎25至34歲年齡層持有大學學位的人口比例在南韓比日本高出10個百分點。

南韓人口約為5,100萬,國內生產總值(GDP)為1.4萬億美元,而日本則有1.3億人口,GDP為5萬億美元。換句話說,雖然日本的人口和經濟規模是南韓的三倍以上,但自2006年以來進軍職場的大學畢業生人數已接近,甚至比南韓更多。

此外,韓國支付高薪的中小型企業(SME)數量遠低於日本。大型跨產業的企業集團(keiretsu)與日本中小企業之間的薪酬差距遠小於財閥(chaebol)與韓國中小企業之間的差距。這部分是因為韓國大企業支付的薪酬高於日本同行,亦因為日本中小企的薪酬高於韓國中小企。

根據《韓國先驅報》(Korea Herald)所指,基於同等購買力的比較顯示,中小企業的美國和日本僱員分別比韓國同行多30%和5%薪酬,而大型美國公司支付的薪酬比韓國大公司和日本大公司分別少14%和28%。

換句話說,日本大公司的高薪工作數量比韓國多,因此,年輕的韓國人不願意為中小企業打工,因為他們事業初期的薪金低和工作前景不穩定,此現象進一步加劇了原本已經高企的青年失業率。

根據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公佈的數據,日本15至64歲的在職人士數量已從1997年的峰值6,300萬減少至2017年的5,900萬。簡而言之,日本急速老化的人口並沒有足夠的年輕人來支持他們並提供充足的勞動力。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於2012年12月重新執政後,發起了一項名為安倍經濟學(Abenomics)的全面經濟政策,該政策旨在促進該國持續低迷的經濟。安倍經濟學包括3個主要的政策工具,安倍把它們稱之為「箭頭」: 財政寬鬆、貨幣寬鬆政策及結構性經濟改革與成長策略。

另一方面,韓國政府最近將最低工資提高了16.4%,並計劃到2020年將其再次提高約20%,達至每小時10,000韓元(9美元)的水平。對於應稅收入超過300萬億韓圜的公司,韓國政府還將企業稅從22%提高到25%。

總而言之,南韓4.5%的失業率驟眼看起來可能並不是太糟糕。然而,實際上,南韓面臨的失業率嚴重得多,因為60萬名在軍隊服役的韓國男子和大量畢業後想成為公務員的學生據定義來說並不屬於勞動人口,因此並沒有計入失業率。

南韓和日本的經濟正在出現分歧,目前情況似乎不太可能逆轉。

撰文:評論員Joon Young Kwon
原文:http://www.atimes.com/why-japan-and-south-korea-have-contrasting-unemployment-rate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iStock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