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7月老撾南部阿塔佩省的大壩坍塌破壞了Xe Pian-Xe Nam Noy水壩以南的森林和附近的村莊。 大壩建設商和政府缺乏適當的補償可能也導致非法採伐個案增加。相片:Chris Humphrey

今年7月,老撾的水電站大壩決堤,體積相當於逾200萬個奧運標準泳池的50億立方米儲水一湧而出,淹沒附近鄉村地區。災害導致數十人死亡,摧毀了社區,迫使數千人撤離該地,洪水更掠過受保護的熱帶雨林地區。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該場災難成為全球的頭條新聞。外界最初的反應集中在當地社區的影響上,但尚未報導的是對該地區的森林造成的持續負面影響。

全球認證非營利組織NEPCon估計,森林覆蓋了大約80%的老撾,即1,880萬公頃。根據開放發展湄公河(Open Development Mekong,ODM)的資料,混合落葉林是最主要面積,約佔940萬公頃。

這也不是砍伐森林第一次與大壩項目扯上關係。根據全球森林觀察組織( Global Forest Watch )所顯示的衛星數據,大壩造成的水災導致2016年和2017年間約流失了1,500公頃森林。這種森林損失反過來釋放了大約80萬公噸二氧化碳。

大壩本身是由Xe Pian Xe-Namnoy電力公司(PNPC)建立的水電項目的一部分,PNPC是韓國SK工程和建築公司(SK E&C)與韓國東西部電力公司(Korea Western Power)的合資企業。

據報導指,SK E&C將暴雨和洪水歸咎於決提,但許多人質疑他們亦有責任,並認為有關的韓國公司應該提供賠償。雖然SK集團主席崔泰源(Chey Tae-won)親自向救災工作捐贈了1,000萬美元,但其影響很難在實地衡量。截至發稿時,SK E&C尚未對評論要求作出回應。

在這種絕望的情況下,自決提發生後已過去5個月,有人轉向伐木以賺取額外收入為自己提供資金也許並非意料之外的事。甚麼程度的毀林會被視為非法採伐也是一個灰色地帶。去除完全被毀壞的樹木可被視為良好的叢林管理,但砍伐森林的程度令人懷疑,加上部分地區的健康樹木也已被砍伐。

無論如何,最近的森林損失都與該國的總體趨勢和老撾政府在打擊非法採伐方面取得的進展背道而馳。2013年,總部設在英國的環境調查局(EIA)表示,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洩漏的報告揭露老撾如何向越南和中國出口140萬立方米的木材,是該國官方收成的10倍多。隨後,政府通過在2016年發佈官方命令來禁止出口所有未加工的老撾木材。

但有人認為執法方面仍有改善空間。森林保護組織FERN的森林治理倡導者Perrine Fournier說:「老撾與越南和中國之間的貿易仍在繼續進行,尤其是紅木等最高價值的物種。交易從未停止過。非法採伐仍在發生。」

Fournier為歐盟制定了森林執法、治理和貿易(FLEGT)行動計劃,該計劃通過改善森林管理,提高木材貿易可持續性和促進合法木材貿易來打擊非法採伐。老撾與歐盟就簽署自願合作夥伴協議(VPA)加入FLEGT仍處於談判階段,這將要求從老撾出口到歐盟的所有木材都來自可核查的源頭。

Fournier說:「與歐盟簽署VPA-FLEGT協議將使老撾發展木材產業及其人民受益 – 而不是肆無忌憚和腐敗的少數民族 – 同時能協助該國以可持續的方式管理森林。」這將透過「增加可持續方式發展的激勵措施」幫助老撾。

撰文:評論員Chris Humphrey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deadly-dam-collapse-hit-protected-forests-in-southern-lao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Chris Humphrey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