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香港乘坐吉普車閱兵。中國的全球地位出現了變化,而他只是剛剛開始行動而已。相片:AFP / Anthony Wallace

2019年以及未來數年的主旋律將繼續圍繞中國的經濟崛起,俄羅斯作為核強國的復甦以及美國在全球霸權的衰落。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兩年前,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尚未上台前,筆者勾勒了歐亞新大博弈(New Great Game)的發展趨勢。現時這場新博弈升級,演變成了美國與中俄戰略夥伴之間的博弈。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University of Aeronautics and Astronautics)戰略研究中心國家安全戰略專家張文木提供了一張路線圖。他在2017年8月 在中文雜誌《太平洋學報》發表的文章,最近被羅馬的地緣政治雜誌《Limes》翻譯成意大利語。

「地緣政治」一詞可能源於英國,由麥金德(Halford Mackinder)提出。但中國數百年以來一直在進行相關研究,比如形勝、歷史地理。

張文木讓我們理解到地緣政治的概念相當於刀尖的哲學。如果我們希望利用這把刀,必須利用哲學,明白我們能力的局限。

最有趣的是,張文木指出西方地緣政治學經常讓事情一團糟。他強調,麥金德被認為是地緣戰略學的始祖之一,「影響了二次世界大戰以及伴隨而來的大英帝國的衰落。」麥金德在1947年印度與巴基斯坦分治前5個月去世。

張文木摧毀了喬治肯楠(George Kennan)的冷戰理論,認為其「直接基於麥金德的思想」,導致美國參與越南、韓國的戰爭,從而「加速自身的衰落」。

可以預見,中國在地緣政治上一直密切關注海上強國與陸上強國之間的衝突。張文木指出,在印度洋,相比美國,大英帝國在海上更具優勢,「因為它佔領了美洲大陸。因為英國在海上擁有霸權,這對陸上強國沙俄帝國(Russian Empire)帶來了威脅。」

張文木強調太平洋是海上絲綢之路(Maritime Silk Road)的必經之路。儘管中國「很晚才開始發展海上實力,相比英國和美國,中國有先天的地緣政治優勢。」

他指出的一個重點是「西藏高原讓中國可以從東邊的太平洋,以及西邊的印度洋獲取資源。如果從迪亞哥加西亞島(Diego Garcia)的美軍基地來看西藏高原,毫無疑問,中國具有自然的地緣政治優勢。」這意味著英國和美國「必須耗費大量的資源來跨越海洋,形成一個島鏈。」

美國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迫切希望利用每個機會來鞏固美國作為「西太平洋國家」的地位。按照張文木的描述:「西太平洋與中國的國家利益相關,是新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事實上,中國前國家主席毛澤東曾在1959年指出:「無論何時,總有一天,美國將被迫從世界上其他地方離開,被迫放棄西太平洋。」

張文木指出,將南中國海、東海以及黃海連接在一起,形成「西太平洋中國海的南部區域」。這一切都指向統一台灣。

撰文:評論員Pepe Escobar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chinese-scholar-offers-insight-into-beijings-strategic-mindset/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Anthony Wallace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