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軍方人員於2018年12月11日在巴朗伊加教堂大鐘從美國送抵馬尼拉空軍基地後卸下其中的一個。相片:AFP / Ted Aljibe

作為一種善意的外交姿態,美國在把三座著名的巴朗伊加教堂大鐘(Balangiga Bells)當作戰利品搶走後,終於在超過一個多世紀後把它們送回菲律賓。

隨著大鐘被歸還,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希望恢復兩個長期但最近疏遠的盟友之間的雙邊關係。

菲律賓高級官員告訴亞洲時報(ATimes.com,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現在正「認真考慮」可能在明年上半年首次正式訪問白宮,這是一種善意的互惠姿態。

如果此行成真,那將標誌著一個戲劇性的轉變。在去年發表國情咨文(SONA)期間,這位語調強硬的菲律賓領導人要求把大鐘歸還,他說:「把巴朗伊加教堂大鐘還給我們。它們是我們的,它們屬於菲律賓的。它們是我們國家遺產的一部分。」

菲律賓自1950年代後期以來一直要求美軍把從菲國中部東薩馬省(Eastern Samar)的聖洛倫佐馬爾蒂(San Lorenzo de Martir)教堂搶走的三座巴朗伊加教堂大鐘歸還。而美方則因為大鐘背後代表那段歷史一直拒還。

隨後,位於南韓紅雲營(Camp Red Cloud)的第9步兵團保留了一座大鐘,而另外兩座大鐘則保存在懷俄明州夏安的沃倫空軍基地(F.E. Warren Air Force Base)的美國第11步兵團的前基地。

美國歸還大鐘的和解決定背後的確切原因值得探究。

根據美國國務院的說法,去年9月國防授權法案(NDAA)到期,當中的官僚和法律障礙被移除對事件起了重要作用,該法案阻止了他們歸還戰爭紀念物。其他人認為,杜特爾特的反美言論,以及其政府對中國的強烈變暖趨勢也可能加速了整個過程。

美國大使館發言人科斯席納(Molly Koscina)在12月10日,大鐘送抵菲律賓的前夕說:「人們已經為此爭取了許多年。現在該是時候了,我們為此感到非常自豪。事隔已經117年了,隨著時間過去,傷口也會癒合。」

無論動機和動向如何,大鐘的回歸使杜特爾特在國內成為大贏家。

菲律賓具影響力的主教團主席巴列斯總主教(Archbishop Romulo Valles)代教會「對菲律賓政府多年來積極努力收回這些大鐘表示衷心感謝」。大主教強調這種姿態的雙邊重要性,他說,歸還大鐘「使我們兩國人民之間建立更強的正義感和尊重,從而也使我們的友誼更深厚」。

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儘管在國內被反對,仍極力主張把大鐘歸還。上月中旬,在大鐘準備運走前,馬蒂斯在沃倫空軍基地的一場紀念儀式中說:「將巴朗伊加教堂大鐘歸還給我們的盟友和我們的朋友 – 菲律賓。我們承擔了這一代人的責任,加深了兩國人民之間的尊重。」

菲律賓國防部長說:「巴朗伊加教堂大鐘將會再次響起,它仍會提醒巴朗伊加人民在一個多世紀前在城鎮廣場上發生的事。但我們也會以更深入的理解和容忍的態度來看待這段歷史。」

巴朗伊加教堂大鐘的歸還使雙方黑歷史中至少有一章成為象徵性的收結,菲律賓國防機構中有許多人希望共同防禦條約的盟友現在將會共同迎接一個簇新和重新煥發活力的未來。

撰文:評論員Richard Javad Heydarian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us-philippines-bury-an-atrocity-to-ring-in-a-new-era/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Ted Aljibe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