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片:iStock

今年這個冬天,對小黃車ofo來說是最冷的一個寒冬。

這一年ofo是在接連不斷的困難和負面新聞中度過的。就在2018年還有數天就要結束的時候,又集中爆發了退按金危機,ofo資金鏈被毀滅性打擊。

ofo按金事件甚至引起了政府的關注,上周五,交通部表態,會督促ofo加快退還押金。

另一個對此事表態的是馬化騰。小馬哥認為,ofo會落到這個境地,根源在於「一個否決權」。

據內地報導,擁有一票否決的最初有ofo創始人兼CEO戴威,早期投資人朱嘯虎和經緯中國。後來,隨著朱嘯虎的股份賣給滴滴和阿里,朱嘯虎手裡的否決權到了滴滴手裡。

小馬哥的意思,恐怕是指當初ofo有與摩拜合併的機會,而戴威卻一票否決了。

按照正常邏輯,互聯網燒錢競爭,都是燒到最後兩家的時候,握手言和 – 君不見當年的土豆和優酷,滴滴和快滴合併之後停止價格戰,奔向IPO–皆大歡喜。戴威突破了這個套路,結果是現在付出極大代價。

戴威生於1991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人生一直一帆風順。在被按金搞得焦頭爛額之際,他還被北京市海淀區法院開出限制消費令,被判定為「失信被執行人」 ,即俗稱的「老賴」。今後戴威將不可以乘坐飛機頭等艙、火車一等座,不可以在星級賓館進行高消費。

截至上周末,ofo應用程式中申請退按金的用戶已經有1,100多萬,ofo按金早期是99元,後來漲到199元,全部以最低的99元計算,目前也已經需要超過10億元現金。

與B的生意不同,這種對C的服務,公司的信用很重要。你資金是否雄厚,用戶是知道的。你愈有充足資金,用戶就愈放心,用的人就愈多;用的人多,你就有資金去做運維,用戶體驗就愈好。這是一個正向循環。反之,用戶發現你的車不是找不到,就是找到也是壞的,於是感到這公司要涼涼了,一窩蜂來退按金。恐慌情緒被炒起來,那些原本沒打算退按金的用戶也紛紛開始申請退款,ofo陷入惡性循環而無法自拔。

目前的情況,如果沒有大財團出來接盤,以ofo的財務狀況很難拿出10億。而且被擠兌的ofo信譽破產,CEO成了老賴,使原來還有的一點殘值進一步打了折扣,有人接盤的可能性更小了。幸好共享單車的押金只有一、兩百,真的拿不回來了,也不至於日子過不下去。

撰文:評論員金炎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iStock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