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來自印尼和菲律賓的女傭周日在香港中環鄰近名店的街道上聚集。 相片:iStock

為了認可移民的貢獻及權利,聯合國宣佈把12月18日定為國際移民日(International Migrants Day)。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人們出於各種不同原因移民。他們尋求更美好的生活,以逃避暴政、貧困或迫害,或者純粹是想換個地方生活。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ILO)的數據,2013至2017年間,估計有1.64億人是移工,這意味著全球移民人數增加了9%。當中有9,600萬是男性(58%),6,800萬是女性(44%)。

由於移民湧入,聯合國成員國簽署並批准了若干保護移民的條約,如「所有移民勞工及其家庭權利保障國際公約」(ICRMW)和《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以及近日簽署《全球移民契約》(GCM)。

2006年,遍佈全球的海外菲律賓工人(OFW)數量達到100萬,使該國成為最大的勞動工輸出國。據菲律賓統計局(PSA)估計,海外菲律賓人數約為1,000萬,其中包括230萬OFW。去年海外菲律賓人數量如此多,佔313億美元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0%,儘管通脹率達至創紀錄的6.7%,菲律賓經濟幸免於難。

全球女性移民人數下跌2%,但菲律賓現在反而有更多女性OFW(女性佔51.1%,男性佔48.9%)。沙特阿拉伯與其他中東國家(如阿聯酋、科威特和卡塔爾)仍然是OFW的主要目的地。在亞洲目的地中,香港排行第一位,其餘則遍佈美國、歐洲、非洲和其他亞洲國家。

儘管識字率高、教育程度高,但政府數據顯示,每3個OFW中就有1個是非技術工人。國際勞工組織將非技術職業定義為涉及簡單和日常任務的職業,主要需要使用手持工具和一些體力勞動。59%的女性OFW正從事此類工作,包括從事家務助理、酒店業和觀光服務業的工作。他們主要在當地人不願受僱的範疇工作,這些工作範疇被歸類為3D – 危險(dangerous)、骯髒(dirty)和貶低身份(demeaning)。

Marie Sol Villalon是聯合衞理公會(United Methodist Church,UMC)負責「OFWs的使命」(Mission for OFWs)的牧師,自2005年以來一直與OFW合作。她說,由於在菲律賓可從事的工作有限,女性選擇移民。然而,他們在國外的工作也仍然只是他們在家鄉無償勞動力的延伸 – 家務。許多人最終也從事性交易。

Villalon解釋說:「我們在教會的角色不僅是為獲救移工提供避難所。我們還協助提供食宿,並向僱主施壓,要求他們退回(OFW)護照及提供機票。

由於菲律賓缺乏就業機會,幾乎不可能停止派遣工人到海外,Villalon呼籲政府為OFW提供法律、健康和保安服務。而且不得破壞移工婦女在其原籍國和東道國的經濟貢獻,無論是高技能移工與否。匯款顯著促進了她們家人的教育和一般福利,但她們仍然是最不受保障的一批移工。

儘管國際條約和國際勞工法本應保護移民,但由於缺乏有關其權利的資訊和東道國的現行法律,移工仍然面臨著不確定性。在接收國和派遣國都承認移工對經濟、政治和整體社會發展作出的貢獻之前,關於移工權利的條約和宣言也只是空口說白話。

撰文:評論員Eunice Barbara C. Novio
原文:http://www.atimes.com/female-migrant-workers-deserve-respect-and-support/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iStock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