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右)與印度總理莫迪在德國北部漢堡舉行G20峰會期間談論工事。相片:AFP / Michael Kappeler / Pool

華府及其盟友對如何抗衡中國在太平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猶豫不決,各方再次未能在最近一次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中達成共識。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分析人士表示,主要的癥結是印度對該機制的矛盾立場,該機制始於2007年,作為協調2004年印度洋地震和海嘯後的災難應對舉措。它被正式稱為四方安全對話,在一年前重啟,目標是遏制中國。

印度可謂是比起其餘三個主要印太平洋海上勢力能獲得最大利益的一方,它不願意將論壇提升成為一個全面的軍事聯盟,因為擔心會惹怒中國,即使在北京穩步侵佔其影響範圍的情況下也是如此。

新德里的新加坡公報稱,印度希望「與該地區的其他國家和論壇合作,推廣印太平洋地區的自由、開放,以規則為基礎的包容性秩序,從而促進信任和信心。」

這跟華盛頓心目中的新印太平洋戰略相差太遠。去年,時任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將美國和印度描述為維護安全的區域「防線」。蒂勒森當時預測:「具體而言,它將導致印度、日本和美國軍隊之間有良好協調,包括海洋領域意識、反潛戰、兩棲戰、人道主義援助、救災和搜救。」

這種雄心壯志的其中一個問題是,對印太平洋「地區」不定形的邊界沒有達成共識。雖然美國的願景只延伸到印度西部,但日本和印度在監測歐亞大陸、西太平洋方面,甚至非洲南部具戰略利益。

另一個問題是,它應該如何適應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支持的其他區域安全倡議,東盟現時已經大致上分為中國和美國聯盟的陣營。值得注意的是,四方安全對話所有成員國都強調了東盟在其新加坡公報中的「中心地位」,但該聯盟仍擔心其角色可能會被淡化。

印度最大的恐懼是被中國圍困,中國一直在加強其在孟加拉灣的海軍勢力,並定期入侵其在喜馬拉雅山脈具爭議性的邊界。新德里還表示,它可以看到北京在喀什米爾邦高地與巴基斯坦關係緊張背後帶來的影響力。

美國、日本和澳洲已經在戰鬥和通訊系統之間建立了密切的安全合作和高度兼容性,這可能成為三方安排的基礎。

印度大部分船隻也是從俄羅斯採購,該國於今年9月與美國簽署了通訊兼容及安全協議(Communications Compatibility and Security Agreement,COMCASA),允許交換加密訊息,但沒有人確定實際上會否使用。

雖然印度猶豫不決,但美國和澳洲已同意共同開發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海軍基地,這可能會改變東亞的安全動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在四方安全對話會談前飛往達爾文達成已被延遲的互惠准入協議(Reciprocal Access Agreement),這可能導致兩國安排更頻繁的軍事演習。

達爾文也是1,60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的基地,他們每次與澳洲軍隊訓練6個月。日本與美國定期舉行演習,兩國都與印度一起訓練,但印度明確拒絕邀請澳洲,以避免出現任何有關「四方安全對話」推論。

撰文:評論員Alan Boyd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why-the-quad-cant-get-it-together/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Michael Kappeler / Pool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