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5日,也門西北部哈傑(Hajjah)一間醫院的治療中心為一名嚴重營養不良的也門兒童磅重。相片:Essa Ahmed / AFP

在穆卡拉(Al Mukalla),47歲的Ahlam多年來一直生活在赤貧之中。一年多前,她的丈夫患上前列腺癌,花光他的所有積蓄並使他需要長期臥床時,情況變得更糟。他數個月前去世,遺下Ahlam和4名孩子,以及另外一個分開住的妻子和其3名孩子。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Ahlam丈夫的退休金一共有30,000里亞爾(不到43美元),此金額不足以應付大家庭的每月開支。為了確保4至15歲的孩子每月都有食物,Ahlam不斷在附近尋找以賒帳形式出售商品的店主。她說:「我收到工資後會付錢給他們。當商品價格上漲時,許多店主拒絕以賒帳形式出售商品。」

這位母親明顯很憔悴,看起來就像一位老年婦女。根據她的說法,孩子們也很脆弱,而且患成長也受影響。她說:「市場上有食物出售,但我們沒法負擔。」

2015年3月,沙特阿拉伯領導了一個盟國聯盟,對伊朗支持的也門北部胡塞(Houthi)叛軍進行了無情的空中轟炸。戰爭開始轉向支持國際公認的也門政府,並停止了胡塞的快速軍事擴張。但成千上萬的空襲把全國各地的學校、醫院、道路和軍營夷為平地。

為了防止叛亂分子從伊朗獲得先進武器,沙特人在胡希控制的地區發起陸地、海上和空中禁運,迫使數百萬人處於大規模飢荒的邊緣。

聯合國人道事務及緊急救援副祕書長洛科克(Mark Lowcock)最近告訴安理會,也門正出現一場大饑荒,因為數百萬人無法獲得糧食。聯合國已將形容也門正經歷最嚴重的人道主義災難。

自2016年9月沙特支持的也門政府將中央銀行總部從胡塞控制的也門首都薩那(Sanaa)遷至南部城市亞丁(Aden)以來,數萬名公務員一直沒獲發薪金。

由於也門貨幣迅速貶值,人道主義局勢進一步惡化。2015年也門內戰開始時,里亞爾兌美元匯率為1美元兌215里亞爾,現已降至近美元兌700里亞爾。貨幣大眨推動了基本食糧的價格上漲。一些準時領薪的公務員抱怨說,由於政府自戰爭開始以來就沒有批准增加工資,他們的工資損失了一半以上。

當公務員Ashraf Omer在2008年受僱時,他的工資是45,000里亞爾,即210美元。現時他的工資是52,000,但卻只相等於75美元。這位38歲的老師在他簡陋的房子裡告訴本報:「我的工資在一小時內就會變成零。」

隨著人們努力應對不斷惡化的生活水平,也門政府似乎無法阻止貨幣進一步眨值。但它宣佈會為當地貿易商提供「補貼資金」,以便他們繼續進口必需品。

市民、貿易商和政府官員陷入同樣的困境,他們指該國沒有出現糧食短缺,短缺的是現金。

對於Ahlam和Ashraf來說,如果他們的財政狀況持續緊張,他們將被迫陷入更大的痛苦之中。Ahlam說:「我寧願不吃飯或喝水,也不願意外出行乞。」

撰文:評論員Saeed Al-Batati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in-yemen-plenty-of-food-but-few-have-the-cash-to-buy-it/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Essa Ahmed / AFP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