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男子在加州一個票站內投票,該州分的亞裔選民足以在緊張的選舉中發揮決定性作用。相片:AFP

U.S. judge blocks Trump administration’s ban on new TikTok downloads

過去20年,美國亞裔人口的增速領先於其他族群。然而,這些亞裔美國人是否在政治上取得同樣的成就來代表其在美國人口的極大比重,仍是未知之數。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AAPI的數據顯示,在上周結束的中期選舉中,美國11個州的亞裔人口的數量足以影響27個國會席位的競爭。此外,加州、內華達州、北卡萊羅納州、格魯吉亞州、佛羅里達洲、弗吉尼亞州及其他州分的亞裔人口較多,這批選票足以在膠著的情況下影響選情。

然而,亞裔人口來自不同背景,擁有不同的觀念。美國最大的6個亞裔人口分別來自中國、菲律賓、印度、越南、韓國以及日本。根據美國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份報告顯示,這些不同的亞裔族群在不同問題上的立場也有差異。

這對於兩黨帶來了一個問題。為了討好亞裔選民,民主黨和共和黨在與不同的亞裔分支溝通時也調整他們的說辭,而非完全一致。

此外,亞裔選民的投票率一直徘徊在低位。例如,2014年中期選舉僅有27%的亞裔選民參與投票,遠低於在政治上更活躍的白人及非裔選民的投票率。

根據AAPI的調查,在此輪中期選舉中,58%的亞裔選民青睞民主黨,而共和黨的支持率僅為34%。整體來看,60%已登記的亞裔選民不認同特朗普作為美國總統。越南裔是唯一認同特朗普的亞裔群體。

移民問題對於亞裔選民的投票傾向十分關鍵,多達64%的亞裔選民支持無證移民獲得公民權,而20%選民則反對。同時,亞裔選民中幾乎一面倒支持美國實施更嚴格的槍支管制,支持與反對比例幾乎接近7比1.

紐約市的亞裔人口超過100萬,數量超過任何其餘所有美國城市。一直以來,亞裔人口在美國政治的參與度較低,當中有數個因素。這個族群需要學習如何行使他們的權力。越南裔的Moazed表示:「當亞裔看到其他亞裔人參政,出現在CNN、MSNBC的電視新聞中,並領導更多政治團體時,這可能會給他們更大的動力。」

然而,Moazed認為亞裔人口還需要面對各方面的挑戰。很多亞裔來自本身民主程度不高的國家,即使這些國家舉行的選舉也被視作是舞弊。因此他們認為參加舞弊的選舉毫無意義。同樣,那些來自腐敗國家的亞裔選民,認為他們的選票不重要從而乾脆放棄投票。

一些亞裔人來自充滿政治鎮壓的國家,公然反抗當局容易惹禍上身,會被迫害或鎮壓。對於一些新移民而言,他們埋首忙於生計、工作、上學、交房租,這一切都比選舉更為重要。

撰文:評論員Keshia Badalge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in-2018-mid-terms-asian-americans-still-not-flexing-full-political-muscle/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