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總統文在寅在與北韓的會談中有自己的議程。相片:Reuters / Noel Celis

南韓總統文在寅最近與北韓領袖金正恩在平壤舉行峰會之後,到訪美國擔任中介及調解人的角色。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在聯合國大會期間,文在寅與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會面,而且他顯然知道該怎樣做,他在接受新聞頻道FOX News 訪問時表達了他的觀點。

但在部分觀察者的眼中,文在寅正走上一條充滿危險和法律障礙的道路。儘管國際制裁存在嚴重障礙,但除了與金正恩進行外交接觸之外,文在寅還積極尋求與北韓推行經濟合作。

文在寅早期的政治信仰是由他在韓國右翼專制統治期間,作為社運學生的經歷形成的,後來他在2003年至2008年成為南韓總統盧武鉉的秘書長。

文在寅處理北韓威脅的方法被稱為「陽光政策2.0」(“Sunshine 2.0”) – 即重啓與北韓接觸而非對抗的政策,這是1998年至2003年擔任南韓總統的金大中首先提出的。

去年,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以「炮火與怒火」(Fire and Fury)的方式威脅北韓,並且在華盛頓公開談論對朝鮮北韓進行預防性或先發製人的攻擊。美國發動任何襲擊都可能升級成為與平壤的全面戰爭。即使在衝突有限的情況下,也可能會為南韓北部地區造成嚴重的附帶損害,人口密集的首爾大都市區首當其衝會受到衝擊。

在這種氣氛下,文在寅意識到導致華盛頓發動其警告的緊張局勢需要緩和,而他的政治信仰把他指向了實現此目標的道路。因此,從這個觀點來看,文在寅不僅僅是一個自由主義者,他既是一個實用主義者,也是個調解人。

無可否認,文在寅的做法降低了爆發衝突的可能性。關於無核化的對話亦正在進行中,儘管從最初開始就面臨著許多挑戰。然而,文在寅現時似乎有點弄巧反拙。

最近幾個月,文在寅經常向特朗普提交過分樂觀的南北韓交流報導。例如,文在寅聲稱金正恩準備遵守長期存在的美國最後通牒,實現「完全、可驗證、不可逆轉去核」原則(complete, verifiable, irreversible denuclearization,CVID)的無核化。

而且,文在寅毫不掩飾地拍特朗普的馬屁。就他而言,特朗普急於完成其他美國總統未能做到的事 – 譴責金氏政權。因此,他很容易受到文在寅奉承的說話影響。

再者,文在寅正在加大注碼。當他大膽地說,金正恩在本月簽署的《平壤共同宣言》中,提出有條件放棄北方寧邊的核設施的意願與實現「完全、可驗證、不可逆轉去核」原則的無核化有相同的含義時,文在寅就越過了一條界線:事實線。因為這種說法十分可疑。

最近,文在寅表示,在實現無核化方面取得如此大的進展,甚至連北韓人都無法扭轉此進程。這樣的聲明要麼是反映出對金正恩藏著的「最後籌碼」(end game)的一無所知,要麼就是不誠實的話。

我們很快就會到達一個轉折點。到底功能失調的華盛頓如何與不誠實的首爾打交道?

有一件事可以肯定的:通過用作政治踏腳石的誤導性陳述來鋪路不會帶來任何好處。金正恩現在一定是在捧腹大笑。

撰文:評論員Robert E. Mccoy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is-moon-overplaying-his-hand-as-a-korean-peacemaker/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Reuters / Noel Celis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