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林業官員從泰國廊曼機場的野生動物走私者手上查獲了64隻受保護的黑色沼澤龜和245隻穿山甲後,其中一隻穿山甲對重獲自由投以疑惑眼光。相片:AFP via Bangkok Post / Sarot Meksophawannakul

今年5月,位於日內瓦的國際刑警組織(international police agency)發起了為期一個月的「雷暴行動」(Operation Thunderstorm),聯合全球92個國家成功拘捕走私犯,沒收非法交易的野生動物。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據新聞稿顯示,國際刑警組織在此次聯合行動中,在全球抓獲1,400名嫌疑人,檢獲了數噸野味、象牙、穿山甲鱗片以及非法走私的木材。

在東南亞,國際刑警組織檢獲了馬來西亞烏龜和8噸穿山甲鱗片,其中有一半由越南當局在一艘來自非洲的船上發現。

食蟻獸的鱗片在中國和越南被認為有極佳的藥用價值。走私者在烏乾達以低價採購穿山甲,然後在亞洲以高價出售。

儘管缺乏科學依據,淡水龜的肉一直以來在中國及越南亦被認為有藥用價值。

此次「雷暴行動」的成效使人印象深刻,但走私野生動物的巨大利潤意味著東南亞市場的非法野生動物交易仍將會十分活躍。

在東南亞及其他地區,這個高利潤產業的背後有精密組織的跨國走私集團以及犯罪組織。這增加了打擊走私行為的難度。

去年9月初,印度走私大王在新加坡被捕,顯示了這些犯罪集團背後的勢力非常龐大。

印度政府逮捕了Manivannan Murugesan,他是被稱為印度非法烏龜交易的首腦。在中國某些大城市,烏龜湯以及烏龜製成的果凍被認為是上等的野味。

Murugesan據稱與泰國、馬來西亞的走私集團有聯繫。此外,他與中國內地、香港、澳門,以及東非的馬達加斯加走私犯亦有合作。

除了這些規模龐大的走私集團的複雜運作之外,一些獨立的個別走私者也想出了創新的走私動物方法,有時透過空運。

數年前,泰國網上法律刊物《泰國律師》(Thailand Lawyer)曾經報導,當局曾在曼谷蘇萬那普國際機場(Suvarnabhumi International Airport)一位旅客的隨身行李中發現4隻獵豹幼崽、一隻狨猴、一隻長臂猿以及亞洲黑熊幼崽。

去年5月17日,馬來西亞士乃國際機場(Senai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海關人員破獲了一宗企圖將數百隻瀕臨絕種的稀有海龜從馬達加斯加走私到馬來西亞的個案。

東南亞的野生動物走私涉及除烏龜、海龜以外的很多不同種類的動物,以及動物的各個身體部分。

走私野生動物在整個東南亞都是非法的,數個國家近期收緊了對非法野生動物交易的法律。今年1月,越南將非法野生動物交易的刑期由7年增至15年。

但在處理走私穿山甲及犀牛角的案件中,專家指責越南政府的處罰力度不足,往往不會使用最高刑罰標準。

撰文:評論員Dan Southerland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fight-is-on-to-save-se-asias-exotic-wildlife/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via Bangkok Post / Sarot Meksophawannakul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