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於2016年4月抵達美國的Diyanet伊斯蘭文化中心。相片:AFP / Olivier Douliery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宣佈對土耳其鋼材和鋁製品徵收雙倍關稅後,上周五土耳其貨幣里拉(Lira)暴跌22%,隨後反彈了17%。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關稅將影響土耳其逾10億美元的對美出口。去年,美國是土耳其鋼材的第一大出口市場。土耳其是美國的第六大鋼材進口國,約佔美國整體鋼材進口的7%。

美國總統特朗普暗示這是一個政治決定,並表示他有密切注意土耳其里拉的匯率走勢。

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中指出:「我剛授權對土耳其的鋼鐵和鋁製品進口徵收雙倍關稅,土耳其里拉隨即對強勢美元大幅貶值。鋼鐵和鋁製品的關稅分別增加至50%及20%。我們這次與土耳其的關係不妙。」

這條推文正是導致土耳其里拉暴瀉的導火索。此外,海外投資者近數月以來從土耳其大幅撤資,而美聯儲(US Federal Reserve)則持續上調利率,並縮減資產負債表的規模。

毫不意外,美元大幅升值,里拉則走軟,土耳其債券收益率亦直線攀升。

土耳其通常會借助外部外幣借貸來應對短期的經常賬戶赤字(current account deficits)。土耳其的高收益率為外部資金流入提供了誘因,推動了當地經濟,尤其是建築行業。

然而,隨著這些資金撤出土耳其市場,當地企業及銀行為了支付巨額美元和歐元債務而捉襟見肘。總括而言,這場匯率波動正演化為債務和流動性危機。

金融危機意味著很多土耳其企業將被迫申請破產,這將對銀行業造成打擊。同時,投資者失去信心,儘管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推行了低利率政策來拉動經濟增長。

在這種時候,心理因素無可避免地發揮重要作用。特朗普政府不斷傾向發動經濟戰爭而非通過派遣軍隊來向對方施壓而實現外交政策目標。俄羅斯、中國、委內瑞拉、伊朗都是十分明顯的例子,土耳其亦然。

國際評級機構美銀美林(Merrill Lynch)及標普(Standard& Poor’s )的介入讓土耳其的信用評級下降,這是爆發經濟危機的先兆。

埃爾多安面臨進退兩難的境況。他可以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itory Fund,IMF)求助,這正中了華爾街及特朗普的下懷。這樣的話,土耳其的政策將受制於美國。

埃爾多安亦可在別處尋求救助,他在上周發表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專欄中指出:「在事情尚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前,華府必須盡快放棄幻想我們可以維持不對等的關係。事實上,土耳其有其他選擇。如果不停止單邊主義及不尊重行為,我們將被迫尋找新朋友及盟友。」

然而,特朗普對土耳其鋼材及鋁製品出口提高關稅的做法讓埃爾多安十分氣憤。他上周日表示:「我們已經看穿了你的陰謀,堅決不會屈服。這個政策毫無經濟因素,反而只是為了迫使土耳其在金融及政治等各方面投降,要土耳其及其人民屈服。」

撰文:評論員M.K. Bhadrakumar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us-turkish-alliance-reaches-the-point-of-no-return/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Olivier Douliery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