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韓高級美軍司令布魯克斯在首爾外國記者俱樂部與媒體會面。相片:Andrew Salmon / Asia Times

在南韓宣布強制削減邊境軍力,美軍正在國內重新部署的時候,駐南韓美軍司令布魯克斯(Vincent Brooks)日前表示,首爾還未準備好接管戰時對其部隊的作戰指揮權。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布魯克斯在南韓備受尊重,不僅因為他的軍事背景,還因為他的外交手段。坦率、具備口才和高外交敏感度的他在本周三首爾的外媒記者座談會上發言。

雖然他讚揚韓美聯盟的力量和當地軍隊的優勢,但布魯克斯承認一些關於首爾撤離非軍事區(DMZ)內部哨所行動的顧慮,並承認在半島的聯合軍演目前正處於無限期暫停狀態,若重新進行聯合演習,可能會重獲外交牽引力,但會降低部隊效能。

韓國軍隊的作戰指揮權問題在歷史上長期存在爭議。美國上一次將作戰指揮權(“OpCon”)交給南韓軍隊是在1949年。翌年,在雙方發起跨境衝突之後,北韓入侵了南韓。1950年,一名美國將軍重獲對南韓的作戰指揮權,自此,美國和其他盟軍的指揮一直守著作戰指揮權。

隨後,首爾在2005年要求轉移作戰指揮權,當時執政的是左傾的總統盧武鉉(Roh Moo-hyun)- 即現任總統文在寅的密友和導師。自那時起,作戰指揮權一直處於磋商狀態,文在寅在去年9月表示,他尋求「在我們的獨立防禦能力的基礎上,提早接管作戰指揮權」。

但布魯克斯認為,現在不是合適的時候。他說:「我們有一個非常深思熟慮的過程來確定南韓軍隊是否已經滿足在戰時轉移作戰指揮權的條件。他說條件包括:指揮與控制結構;南韓軍隊需擁有「一些關鍵的軍事能力」;以及「環境的實際情況會否是改變領導的正確時機」。

布魯克斯總結說:「我們正為這些領域制定流程。但現在不是作出改變的好時機。」

當盟友的談判圍繞著轉移作戰指揮權的曲折問題時,其他舉措正在進行中。在北韓領袖金正恩和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舉行峰會後,北韓認為具挑釁性、特朗普認為昂貴,以及軍事人士堅決認為對磨練戰備狀態必要的韓美聯合演習已經無限期停止。

在華府尋求啟動北韓無核化進程的時候,首爾正在推動與平壤緩和緊張局勢。文在寅政府也正在重組其武裝部隊。政府已宣布計劃把其618,000人的軍事力量削減10萬,並正審查一系列昂貴的導彈計劃,包括其殺傷鏈系統(“Kill Chain”)的組成部分,這是一個負責防止北韓動武的導彈防禦系統。它還停止了沿著DMZ的宣傳行動,並正考慮從非軍事區內部撤走警衛哨所。

布魯克斯稱撤除DMZ的警衛哨所是「減少緊張措施的好例子,有助建立互信。」然而,他承認「存在風險」,而且他個人認為鑑於他的雙重角色,這是矛盾的。

撰文:評論員Andrew Salmon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us-commander-says-south-korea-not-ready-to-lead-alliance-in-war/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ndrew Salmon / Asia Times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