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於2017年6月20日拿著一疊比索鈔票。相片:AFP / Ted Aljibe

通貨膨脹已追上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的高水平經濟刺激措施,這是一種快速增長的政策推動,在當地被稱為「杜特蒂經濟學」(“Dutertenomics”)。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菲律賓國家經濟發展局(National Economic Development Authority)本周公布的統計數據顯示,上月通脹率上升5.7%,是5年來上升得最快的通脹率。這標誌著通脹連續第5個月突破了央行2至4%的目標範圍,導致市場猜測很快將會加息。

杜特爾特具爭議性的「加強成長與擴大包容稅改案」(TRAIN)於今年1月生效,這是一項廣泛的稅收加息,許多人認為會推動通脹的趨勢。事實上,最近幾個月通脹穩步上升:由1月的3.4%一直上升到7月的5.7%,幾乎是2017年12月2.9%通脹率的兩倍。

稅改法案被通過後,可資助政府雄心勃勃的基建支出計劃,預計在6年內達至8萬億比索(1,500億美元),以及推行社會福利計劃,在他的任期於2022年結束前將貧困從21%減少至15%。雖然稅收上升,但更廣泛的基建基本上未能實現。

杜特爾特的經濟副手,包括財政部(DOF),國家經濟發展局(NEDA),預算和管理部(DBM)以及貿易和工業部(DTI)的官員都淡化了TRAIN對急劇上升的價格的影響,同時爭先恐後地為通脹激增提供可靠的解釋。

雖然TRAIN已經削減了個人所得稅,但它提高了其餘幾項徵稅,尤其是石油、液化石油氣和煤炭等能源。含糖飲料和煙草的罪惡稅(sin tax)也有所增加,而增值稅(VAT)現時則涵蓋了更多經濟部門,包括電力傳輸和以外幣計價的銷售。

然而,與該地區其他淨燃料進口商相比,官方企圖將當地價格上漲主要歸咎於當地油價飆升,但與該地區其他淨燃料進口商比較下發現此說法不成立。實際上,泰國、南韓和斯里蘭卡等其他石油進口國在今年上半年的通脹率均低於去年全年的通脹率。

相反,主要是國內因素正在推動菲律賓的通脹形勢。首先,與其他人口群體相比,通脹對菲律賓30%最貧困家庭的影響最為嚴重。在2018年上半年,菲律賓整體通脹率為4.3%,但對於貧困家庭而言通脹率高至5%。

儘管到目前為止,政府仍在努力遏制通脹趨勢,但成效甚微。包括現時擺在國會面前的大米貿易自由化法案,旨在將數量限制轉化為關稅;擴大無條件和有條件的現金轉移(CCT)計劃,為貧困家庭提供每月津貼;以及加息等措施。

為了控制通脹形勢,杜特爾特政府應該考慮真正有利於窮人的減稅措施,並將它們納入正在國會審議的TRAIN 2法案。其中一項措施是將目前東亞最高的12%增值稅降至8%左右,並大幅減少豁免行業的數量。

大多數觀察家目前尚未清楚,杜特爾特的經濟副手是否願意承認並糾正他們在稅收和通脹方面犯下的錯誤。

撰文:評論員Bienvenido S Oplas Jr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the-fast-rising-price-of-dutertenomic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Ted Aljibe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