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陸地、海上和空中發起了大規模的「新絲綢之路」計劃。相片:iStock

一切也與數字有關。今年上半年,中國對一帶一路的外國直接投資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5%。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中國商務部表示,支出小幅下降至76.8億美元,佔1月至6月外國直接投資總額的12.3%。 該部證實,「新簽署的合約金額為477.9億美元」,但沒有透露更多細節。

經濟放緩的時候,北京正與美國捲入更深的貿易戰,同時重新調整正在降溫的經濟,及推進有關先進科技發展的「中國製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政策。

一帶一路於2013年由國家主席習近平以民族主義驕傲地推出,該倡議已成為該國全球野心的延伸,也是其經濟外交政策的核心。

藍圖的核心是「新絲綢之路」,該高速公路將中國與亞洲、非洲、中東和歐洲的68個國家和44億人口連接在一個價值數萬億美元的基建項目迷宮中。

主要開發項目包括東歐、中亞和東南亞、非洲和中東的直接鐵路和公路連接,以及該地區具爭議性的港口建設計劃。

但隨著北京解決國內債務問題,參與一帶一路的國家愈來愈擔心要承受巨額貸款,習近平的招牌政策顯示出疲弱的跡象。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連接亞洲項目主任希爾曼(Jonathan E. Hillman)說:「較易實現的目標已經達成了,但潛在的貸款人仍有顧慮。隨著歷史性低利率上調,一帶一路的貸款國可能陷入巨額債務和無情的貸款的兩難局面。」

商務部公佈的數據顯示,老撾、馬來西亞、越南、印尼、泰國、柬埔寨和資金短缺的巴基斯坦也是投資的主要國家。

哈佛大學學者撰寫的一份報告稱,這引發了中國利用「債務外交」(debtbook diplomacy)來誘騙亞洲及其他地區發展中國家的擔憂,該報告警告美國國務院審視廉價貸款帶來的影響。

在今年5月一份確鑿的文件中,該研究強調16個被北京視作目標的國家,當中以巴基斯坦、吉布提和斯里蘭卡為最脆弱。

再加上中國不斷變化的政治和經濟情緒,「新絲綢之路」企業被進一步削減開支的可能性很大。

由於質疑習近平政府的總體國內政策和備受矚目的一帶一路,過度的海外投資受到學術界抨擊。具影響力的清華大學憲法學教授許章潤一篇題為《我們當前的恐懼和期望》(Our Current Fears and Expectations)的文章,強調了這些他稱為「外援」的焦慮。

許章潤說:「最近,在中國 – 阿拉伯論壇期間,北京宣布將撥出200億美元用於為阿拉伯國家建立所謂的『重建特別計劃』。然而,海灣國家的石油資源豐富,那為甚麼仍有數億生活在貧困中的人在中國扮演著如此重大的角色呢?。」

從那時起,關於該國經濟和政治氣候的辯論已經在學術界引起爭議。

撰文:評論員Gordon Watts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spending-speed-bumps-hit-chinas-massive-belt-and-road-project/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iStock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