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5日,卡塔爾國王塔米姆(左)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安卡拉的總統府舉行正式歡迎儀式後進行會談。相片:AFP / Murat Kula / Anadolu Agency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Erdogan)在挑戰特朗普政府,並表示對方一定會為「單邊主義」政策感到後悔時,想必心中已有計劃。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有專家認為俄羅斯、中國一直在煽動埃爾多安,躲在幕後操控,協助他面對這個勇敢的新世界。

另外有一些人則認為,由於土耳其投向俄羅斯的懷抱,歐亞融合的進程將展翅高飛。少數人預測土耳其將會為了獲得中國的資金而低沽自己。

所有這些世界末日的預言都忽視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土耳其擁有「第三條道路」(third way)。它可以進一步增強自身戰略自主權,同時更妥善地利用外交政策。

上周三,卡塔爾國王塔米姆(Sheikh Tamim bin Hamad Al-Thani)意外到訪土耳其首都安卡拉(Ankara)。這為第三條道路帶來戲劇性的開場。

根據卡塔爾皇家法院的聲明,塔米姆下令卡塔爾向土耳其進行一系列的經濟項目、投資等,金額高達150億美元,以支持土耳其的經濟。

安卡拉的政府官員向路透社(Reuters)表示,這些投資將會進入土耳其的銀行和金融市場。塔米姆確認了在土耳其直接投資的計劃,並形容土耳其擁有「具生產力、強勁及穩健的經濟」。他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我們與土耳其的兄弟們一起,他們站在卡塔爾身邊,關心穆斯林問題。」

埃爾多安亦回應表示與塔米姆的會面「富有成效和積極的」。

卡塔爾對土耳其此次做出的歷史性表態,是在中東地區浮現力量變化的背景下出現的。近年來雙方的關係逐漸走向一致。

從意識形態層面而言,兩國的統治精英們都崇尚伊斯蘭教(Islamism),並將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作為改變該地區民主變革的工具。因此,兩國均成為沙特阿拉伯、阿聯酋及埃及的目標。

直至近年,卡塔爾才從敘利亞的戰場撤退。一直以來,卡塔爾與土耳其緊密合作試圖推翻敍利亞總統阿薩德(Assad)的政權。兩國也是哈馬斯(Hamas)的忠實支持者。

土耳其在卡塔爾設有一個軍事基地,並在過去幾年,成為多哈(Doha)對抗沙特及阿聯酋的救生圈。兩國也計劃在今年進行聯合軍演。

同時,土耳其與卡塔爾在經濟上具有極大的互補性。土耳其擁有發達的出口業,該國過去10年取得了高速的經濟發展。卡塔爾則錄得大量可花在投資的資本。

土耳其的建築業也是多哈考慮的一個因素。當前的建築業受土耳其金融危機影響,因此,多哈希望利用土耳其的建築業來建設2022年在該國舉辦的世界盃的基建。

卡塔爾計劃在土耳其投資無疑將會在中東地區的地緣政治產生極大的迴響。毫無疑問,這證明了土耳其-卡塔爾軸心已經發展成熟。該地區的其他國家如伊朗、以色列都會注意到塔米姆在關鍵時刻向埃爾多安伸出援手。

儘管美國中央司令部(US Central Command)設於多哈,塔米姆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關係十分密切。

在中東地區的力量格局下,多極化的趨勢將會加速。簡單而言,土耳其或伊朗可能會傾向俄羅斯,但並不會與莫斯科結成戰略聯盟。為了抵抗美國的壓力,它們可能會不時傾向莫斯科,但並無意放棄戰略自主權。

撰文:評論員M.K. Bhadrakumar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riding-on-qatari-wings-multipolarity-arrives-in-the-middle-east/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Murat Kula / Anadolu Agency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