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於2017年1月30日在馬尼拉馬拉坎南宮舉行的記者會上回答問題。相片:AFP / Noel Celis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在任期不到一半時間內成為一名「跛腳鴨子」領導人,顯然對公職的高要求感到疲憊,並且對他獨裁風格不斷上漲的反對聲音而感到沮喪。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最近數周,這位73歲的領導人經常不見蹤影,包括在熱帶風暴出現的非常時期,這場風暴襲擊了首都馬尼拉和周邊省份的大部分地區,迫使數萬人逃離家園尋求緊急避難所。

這是杜特爾特以前通過個人發放援助和與受害者會面來實現民粹主義效果的危機。他的缺席引發了對總統健康狀況的新擔憂,未經證實的報導稱他曾在國外或南部城市達沃的家中秘密尋求治療。

杜特爾特是有史以來最年長的菲律賓總統,他公開承認他患有幾種棘手、但不一定致命的疾病,有人認為這累積下來可能會影響他的日常工作。

這些疾病包括血栓閉塞性血管炎(Buerger’s disease),這是一種導致手臂和腿部動脈和靜脈腫脹的罕見疾病。這種疾病的症狀以前使他戒煙,現時心肺科醫生經常檢查他的心臟。總統還說,他經常有偏頭痛,並在晚上要依賴氧氣機睡覺。

杜特爾特最近一再暗示他可能辭去總統職務,這加劇了人們對他健康狀況惡化的猜測。在本月14日的演講中,杜特爾特表示,他可能會辭職,因為他的政府未能阻止非法毒品交易和國家機構的地區性腐敗。

杜特爾特在演講中表示,如果軍隊和警察找到合適的繼任者,他願意下台並退休。杜特爾特強調治理國家挑戰的嚴重性,他認為只有武裝部隊才能控制局勢,否則一切都會失控。

在長期的企圖政變和其他強勢政治干預後,菲律賓國防機構在過去十年已經顯著專業化,現時更立即阻止了建立軍政府以取代杜特爾特的企圖。

國防部長羅倫沙納(Delfin Lorenzana)駁斥杜特爾特的建議,指那是一個反映總統為自己對改革國家步伐緩慢而感到沮喪的笑話。他重申武裝部隊和警察在任何早期的繼任方案中都會遵守和捍衛憲法繼承方案。

根據現行憲法,杜特爾特的單一6年任期將於2022年6月結束。如果杜特爾特提早辭職,出於健康或其他原因,現任副總統羅貝多(Leni Robredo)將合法地擔任國家領袖一職。

有分析師開玩笑地表示,杜特爾特需要在他臨終病床上接受這種情況。杜特爾特一再質疑羅貝多的能力和合法性,羅貝多是參議院支持的反對派領導人。

這可能解釋了杜特爾特對其政治盟友和前總統候選人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有強烈偏好的原因,他目前正在菲律賓最高法院對2016年選舉敗於羅貝多的事實提出異議。然而,到目前為止,此法律挑戰似乎不太可能成功。

羅貝多領導的政府可能會為杜特爾特被廣泛譴責的和可能非法的毒品戰爭優先考慮政治和司法報復,這方案自2016年年中推出以來,已有數千人被非經法律許可的方式被殺害。

杜特爾特和其盟友面對著多達4,000宗警方迫害事件,聲稱在所有案件中,販毒疑犯首先向執法人員開槍,後者自衛予以還擊。 數以千計的其他殺戮行為被推測是由與國家有關的警察實施的。

總部設在海牙的國際刑事法院預計在對毒品戰爭中犯下危害人類罪的指控進行審查後,未來數周內將會開始全面調查。杜特爾特表示,任何試圖進入菲律賓國際刑事法院的調查人員都會「被餵給鱷魚」。

儘管這種虛張聲勢的做法適用於許多民族主義的菲律賓人,但杜特爾特始終如一的致命威脅和頻繁使用庸俗語言已經影響了該國的國際地位和信譽,同時引發了外交界對領導者心理健康的廣泛問題。

據《紐約時報》報導,杜特爾特已經承認了之前依賴處方止痛藥,即芬太尼(fentanyl),這是一種強效的鴉片類藥物,他在電單車事故導致背部受傷後首次開始使用該藥物。該藥物經常被用於娛樂目的。目前尚未清楚國家領導人目前是否正在使用任何可以解釋其經常不穩定行為的止痛或處方藥物。

然而,許多觀察家最近注意到杜特爾特最近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前的脆弱和暗淡面容。杜特爾特的前導師兼該國非法共產主義運動的領導人席森(Jose Maria Sison) 甚至在本月20日發表的新聞評論中聲稱杜特爾特最近處於昏迷狀態。

總統府宣布否認反叛分子的說法。在損害控制模式下,總統的助理克里斯多夫(Bong Go)發布了一段所謂的現場視頻,顯示總統身體健康,精神狀態良好。在簡短的臉書(Facebook)直播視頻中,杜特爾特在模糊地辯解:「當你和一位美女一起時,你怎麼會昏迷?」

這些幽默的片段不太可能消除對杜特爾特保持執政能力的擔憂。

事實上, 馬拉坎南宮的官員正在探索總統正式休假的可能性,這是對一位現任總統迄今聞所未聞的提議。更嚴重的是,他們還在考慮根據憲法規定暫停發布關於總統身體狀況的定期醫療公報。

這些舉動掀起了政治漣漪,可能是因為有人期待杜特爾特提早離職。其焦慮的盟友現在爭先恐後地尋找替代人選,其中最著名的是杜特爾特的女兒薩拉(Sara Duterte),她是一位富有魅力的40歲達沃市市長。

薩拉最近發起了一個新政黨,即Hugpong ng Pagbabago(HNP),它吸引了大多數主要政黨的支持,包括寡頭政客支持的國民黨(Nacionalista Party )、愛國人民聯盟(Nationalist People’s Coalition)和國家統一黨(National Unity Party)。

幾位主要政治人物,包括馬科斯家族成員,前總統阿羅約夫人(Gloria Macapagal Arroyo) 和埃斯特拉達(Joseph Estrada)以及幾位著名的參議員已經簽約或與新成立的杜特爾特家族黨保持一致,著眼於盡快實現期待已久的政權繼承。

撰文:評論員Jason Castaneda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is-duterte-dying/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Noel Celis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 

One reply on “杜特爾特正垂死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