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5日,伊姆蘭汗在伊斯蘭堡票站投票後向媒體發表講話。相片: AFP / Aamir Qureshi

本月25日的議會民意調查顯示,巴基斯坦的兩個主要政黨—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謝里夫派)(Pakistan Muslim League-Nawaz,PML-N)和巴基斯坦人民黨(Pakistan People’s Party)並沒有公平競爭。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但僅憑這一點無法證明伊姆蘭汗領導的巴基斯坦正義運動黨(Pakistan Tehreek-e-Insaf,PTI)的獲勝無效。

伊姆蘭汗有可能因為PML-N沒得到公平競爭而獲益,但這不是事實的全部。他把自己塑造成「變革」的象徵,他的使命反映了巴基斯坦人民渴求變革 。

事實上,人們的期望很高,伊姆蘭汗將難以實現。他在勝利演講中描述的計劃挑戰了根深蒂固的利益集團,必將受到抵制。強大的反對意見將使伊姆蘭汗在每個階段都變得特別困難。

但幸好伊姆蘭汗有20年從政經驗。這點非常重要,因為巴基斯坦的政治不適合膽小的人。他希望成為一個果斷有力的總理,他注重結果,同時也是一個國家建設者和民族主義者。

在外交領域上,他更像一個「歐亞主義者」,而非「西方主義者」。中國和俄羅斯都對他表示高度重視,可能期待巴基斯坦在其領導下能進行區域調整,這有利於地區和世界政治的多極化。

伊姆蘭汗的優勢可能對區域安全和穩定具有重要意義。他嚴厲質疑阿富汗戰爭存在的理由,並呼籲西方結束在該區的軍事行動。

對於伊朗來說,伊姆蘭汗的崛起是一件偶然的事,能夠用來抵抗美國的遏制戰略。中國和巴基斯坦的經濟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則將再次走上正軌。總的來說,巴基斯坦歐亞一體化的前景樂觀。

巴基斯坦和印度的關係才是最大問題。巴基斯坦的軍隊領導層仍然掌控軍權,而軍隊領導層和伊姆蘭汗至少是站在同一戰線上的,這樣印度知道該找誰談判。

另一方面,伊姆蘭汗在喀什米爾問題上對印度並不讓步。巴基斯坦一貫認為,只要喀什米爾的問題不解決,阿富汗問題就無法得到解決。

從根本來說,印度的困境在於並未與巴基斯坦展開關於喀什米爾的討論。莫迪政府曾發誓要奪回巴基斯坦控制的領土。

與此同時,印度明年即將迎來至關重要的大選。莫迪政府正日漸衰落,印度人民黨(BJP)將希望放在印度教選民的選票上。因此BJP必須保持與巴基斯坦的緊張關係。

伊姆蘭汗對這種狀態的默許將維持多久有待觀察。無可否認,他的崛起成為了印度新的困境。

撰文:評論員M.K. Bhadrakumar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hopes-and-forebodings-in-india-over-the-rise-of-imran-khan/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Aamir Qureshi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