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9日,一名伊拉克小販在首都巴格達展示出售的伊朗貨幣。在其主要盟友德黑蘭和華盛頓的交戰中,伊拉克經濟可能受美國對伊朗重啟制裁影響,成為最嚴重附帶損害。相片:AFP / Ahmad Al-Rubaye

就美國對伊朗長期以來的經濟制裁,伊拉克總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舉棋不定。亞洲時報(ATimes.com)報導



在不到一周的時間內,阿巴迪從承諾遵守制裁到出爾反爾,反差巨大。

與伊朗的美元交易已經被禁止了很長一段時間。就外貿而言,銀行和銀行體系都沒有美元兌伊朗里亞爾(Rial)這個選項。

伊朗不僅僅是與伊拉克有1,000公里陸地邊界的鄰國,它還主導著伊拉克的市場和政治舞台。
阿巴迪總理對美國制裁的強烈反對源於美國對伊朗的霸權,再者,阿巴迪正尋求連任。他的聯盟在今年5月的議會選舉中排名第三,因此他需要德黑蘭的支持。

在政治上,伊朗對伊拉克政府和議會上的大量什葉派(Shiite)政黨產生了影響。其中一些黨派宣佈他們將進行「打破圍攻」(break the siege)運動,以對抗美國對伊朗的制裁。

在軍事上,德黑蘭支持並訓練了數十名伊拉克民兵,這些團體嚴厲批評阿巴迪最初對美國制裁的默許。

與過去一樣,阿巴迪正在華盛頓和德黑蘭之間走鋼絲,兩者都在下一任總理競選中扮演重要角色。

伊朗不僅在政治和軍事上,還在經濟上對伊拉克有巨大影響。伊朗貨物佔伊拉克市場的17%。過去10年中,伊朗對伊拉克的出口大幅增長。

在美國重新實施制裁之前,伊朗表示它正試圖佔領伊拉克四分之一的市場,並將貿易額從2017年的130億美元增加到未來的200億美元。食品、乳製品、汽車、天然氣以及宗教旅遊是伊朗對伊拉克的主要輸出。

總理的經濟顧問表示,伊拉克在未來一段時間面臨兩難選擇。目前,只有土耳其仍在「彌補美國第二批制裁生效時短缺的伊朗貨物」。

然而,有學者認為制裁應被視為伊拉克的一個機會。伊拉克應該重新考慮其在工業和農業領域的經濟政策,並開始本國製造,與伊朗貨物競爭。

到目前為止,美國尚未發現伊拉克違反制裁的行為。

撰文:評論員Omar Al-Jaffal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baghdad-grapples-with-curse-of-us-sanctions-on-iran/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Ahmad Al-Rubaye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