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片:AFP

阿富汗已将其货运量的80%从巴基斯坦的卡拉奇港(Karachi seaport)转移到伊朗的阿巴斯港(Bandar Abbas)和恰巴哈尔港(Chabahar ports)。

此现象是在距离巴基斯坦瓜达尔港(Gwadar Port)不到100公里的恰巴哈尔港启用两个月后出现的。部分原因是由于伊斯兰堡征收新贸易关税,预料这将大大削弱巴基斯坦在转口贸易方面的作用。

去年11月中旬,媒体引用阿富汗行政首长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所指,阿富汗不再依赖巴基斯坦运送货物,因为现在可以使用伊朗的恰巴哈尔港。

由于边境经常不开放,军事冲突频繁和新推行的贸易关税,巴基斯坦本财政年度与阿富汗的贸易额已下降了20亿美元。巴基斯坦随着与南亚邻国关系恶化,2016年的贸易额达25亿美元,现已逐渐下降至5亿美元。

阿巴联合工商会(Pakistan Afghanistan Joint Chamber of Commerce & Industry)的总监Zia Ul Haq Sarhadi告诉亚洲时报(ATimes.com:「两国领导层不应把政治和贸易混为一谈,亦不应利用双边贸易作为解决政治和地区争端的筹码。」

与阿富汗的双边贸易减少20亿美元收入,将对巴基斯坦的经济造成不利影响。在贸易赤字扩大和国际收支不断恶化的情况下,该国经济正在萎缩。巴基斯坦统计局(Pakistan Bureau of Statistics)去年1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经济前景黯淡。

随着贸易逆差扩大,巴基斯坦的外汇储备逐渐下降。目前外汇储备约有146.6亿美元,其中包括来自欧元和伊斯兰债券的25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巴基斯坦需在今年6月底前偿还60亿美元外债。美国政府已宣布冻结对巴基斯坦的军事援助。

阿巴联合工商会副主席Daroo Khan Achakzai说:「对新鲜水果、干果,大理石和花岗石等阿富汗商品施加监管,削弱了巴基斯坦在转口贸易方面的竞争力,亦使企业转投伊朗的阿巴斯港和恰巴哈尔港。」

巴基斯坦政府似乎把中巴经济走廊放在第一位,把所有能源和资源投放于致力完成中资发展计划。Sar​​hadi感叹地说:「不幸的是,巴基斯坦政府推动中巴经济走廊下的贸易,却完全忽视与阿富汗的双边贸易。」

随着双边贸易继续萎缩,巴基斯坦正面临经济危机,而恰巴哈尔港则成为了阿富汗人的新选择。至于中巴经济走廊能否填补此空白,却是值得怀疑的。

撰文:评论员F.M. Shakil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vietnam-cryptocurrency-dilemma/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