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韩在过去六个月內已经测试了一系列洲际弹道导弹。相片:路透社/ KCNA

今年可能成为北韩和美国关系的关键时刻。北韩在今年内将决定会否进行氢弹试爆,作为其核威慑能力的终极证明。亚洲时报(ATimes.com)报导

美国政府需要衡量,「接受」核北韩同时加强围堵政策,还是采取军事行动打击北韩的成本较高。

根据国内生产总值,六个可能参与朝鲜半岛冲突的国家有五个来自世界前十二个经济体系,其中美国,中国和日本排名三甲。仅南韩就生产了全球60%以上的记忆晶片,40%的液晶显示屏和近20%的半导体;单是这供应链中断也会波及全球经济。

冲突亦可能破坏黄海的贸易和活动,冲击天津等几个重要的中国北方港口。

从基本风险评估可见,开战成本太大。但这需要根据没有行动的成本来衡量。

缔造管理核北韩的遏制战略必先增加美国和盟国在该地区的资产,特别是侧重于反导弹的防御系统,以转移与中俄两国的战略平衡,令新兴的中俄战略合作更符合现实。

这可能是极端的情况。也许北韩自行倒台,导致人道主义和社会危机最终为美国和中国创造共同利益。

不过,美朝双方并非只考虑外部变化因素。

北韩需考虑的是该国能否通过核计划遏制美国的军事,经济和政治行动,从而摆脱国际孤立,重新投入国际社会。美国则需考虑,是否要移除北韩领导层及其军事力量,以结束数十年的困局和潜在爆发的危机。

这两个结局看来不甚理想,但却是今后可能出现的情况。最核心的问题是,缺乏有效和规律的对话,不偏颇的研究和交流途径,容易产生误解,错误估计和有偏见的评估,为各方的最终决定添加风险。

对话不会解决北韩危机,但缺乏对话肯定会带来各方皆不满意的结果。

撰文:亚洲时报评论员Rodger Baker
译文:Perception and reality on US-North Korea relations in 2018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