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7月1日,美国保守联盟(American Conservative Union)主席David Knee(图中)在华盛顿国会山庄用锤子摧毁一部东芝(Toshiba)收音机。美国国会参议院当时得悉东芝被指贩卖秘密潜艇科技予苏联后,投票通过抵制其产品。相片: AFP / Renato Rotolo

对贸易战的恐惧其实是过于吹嘘的,皆因当年日本「泡沫」爆破,陷入了长达数十年的经济困局。中国可能出现类似情况吗?也许。但中国可能是一个更强硬的对手。亚洲时报(Atimes.com)报导

即使在经济繁荣期间,日本也是自我克制的。日本政府承认美国是唯一的盟友和为其提供军事保护的国家。这种不会令美国人过于愤怒的战略要求,意味着日本无论如何也要作出贸易让步。

此外,日本从来没有打算取代美国在亚洲或其他地方的军事和政治统领地位。

相反,中国一直寻求在亚洲区取代美国地位的方法,希望超越其全球影响力。中国把经济实力与军事政治力量交织在一起,然后进行针锋相对的贸易战。

无论现在或是将来,中国制产品的竞争力已几乎追近所有美国制的商品。受害的不仅仅是圣诞饰品制造,长期由美国垄断的高端产品和行业也正面临挑战。

讽刺的是,美国处理中国经济竞争时比当年对付日本更有准备。

现时美国经济比起上世纪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早期的低迷情况更强。而美国商界亦有更多人支持向中国经济施压,因为美国终于意识到中国市场就如一个被幕后操纵的赌场。

中国也有其脆弱的地方。中国的银行体系有庞大的不良贷款负担,比日本银行更易被震动。连共产党也不相信国家有6.5%的增长率。

中国需要面对贫困、社会老化、环境污染、缺乏诚信的法律制度和稳健的财产权利等问题,以及能令蒋介石的国民党汗颜的腐败问题。中国也喜爱意气用事,不论是出于憎恨,或是想让对方受个教训,例如台湾问题,或在南中国海的深水钻井平台的争议。

中国的经济野心在第一世界和第三世界国家总是引起负面的反应。相对而言,日本争夺市场占有率时通常会点到即止。

说到底,特朗普政府在贸易战线上瞄准中国是正确的。但这将较与日本的贸易战更艰巨。就此美国只能怪自己。

撰文:评论员Grant Newsham
原文:http://www.atimes.com/us-trade-war-china-tougher-japanese-edition/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Renato Roto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