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学生在PT Freeport印尼总部举行示威活动,要求該公司关闭其在雅加达巴布亚省的矿井。 相片:路透社/ Beawiharta

美国矿业巨头Freeport McMoran在印尼的合同纠纷充斥着报纸头条。随着印尼政府的经济政策转向民族主义,一些小的外资矿企也将受到影响。亚洲时报(ATimes.com)报导

Freeport McMoran与印尼政府关于世界第二大铜矿Grasberg的拉锯式谈判,一直是媒体追踪的焦点。该公司与印尼的合同纠纷让一些小型的外资矿企业不寒而栗。

印尼能源矿业部最近向八家工作合同(Contract of Work)持有人发出了一份最后通牒,表示如果这些公司在今年年底仍未能签署一份长达37页的修改合同,则将无法再继续在印尼经营下去。

事实上,自2005年开始的大宗商品热潮以来,印尼能源矿业部已经拒绝了一家公司延长可行性研究的申请,并否决了另一家公司的2018年工作计划。

没有人在这场矿产资源争夺战中成为胜利者。这份最后通牒意味着将有150名印尼工人将失去工作,高达1. 5亿美元的矿产投资计划将被取消。这些投资原本可以增加额外600个工作职位,并且为当地政府带来每年2000万美元的税收。

印尼以及海外矿产业人士认为这份最后通牒的罪魁祸首是印尼能源矿业部旗下的法律办公室。相比其他的政府部门,法律办公室人员并无轮调制,因此这个办公室拥有很大的实权但却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

在2015年至今年初,一些小型矿企被迫与低职位但却手握大权的官员进行谈判,这些官员通常拥有较强的民族保护主义思想。

收到最后通牒的公司目前尚无做出高调回应,只是表示对于印尼政府的行为感到失望。这是他们第一次收到这样的最后通牒。律师们则认为,这些公司可以提出仲裁来解决争端。

这八家公司持有的工作合同最早由印尼众议院和总统在90年代末期批出,至今它们持有的工作合同已经是第六代或第七代。然而,印尼政府近年则推出了一项特殊矿业公司许可证(IUPK)。

印尼政府此前表态将会继续承认现有的工作合同,但却要求矿业公司遵守2009年颁布的矿业法。政府对新的工作合同作出了22项修改,其中包括要求外资矿企在生产十年后释出51%的股权,在当地设立冶炼工厂,并且使用当地劳工等。

撰文:亚洲时报评论员John Mcbeth
原文:Mining mire spreads in Indonesia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