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0日,游客在六本木一帷商厦拍摄东京天际线的照片和自拍。相片:AFP / Behrouz MEHRI

受日圆走弱、放宽签证限制及加强广告宣传所带动,日本去年连续第五年录得旅客消费和旅游支出增长。不过,旅客的流入同时揭露了日本的局限性。亚洲时报(ATimes.com)报导

日本的旅游巴是否注定要比丰田汽车更著名?事实上,旅游业正日益成为亚洲第二大经济体的主要推动力 – 可谓是对安倍经济学抱乐观态度的最好理由。

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在其激进的经济复兴计划中已经连续五年在改革方面大获全胜。去年旅客人次和旅游消费连续第五年增长。 2017年旅客接近2900万人次,比2016年增长19.3%,总消费额超过360亿美元。

虽然有关资金对于一个达5万亿美元的经济体而言可能微不足道,但对于在2016年占国内生产总值7.4%的旅游行业来说,此增长率相当可观,可媲美日本汽车业的贡献。安倍政府如何借此达至更远大目标亦是个重要议题。到2020年,日本预计每年接待4000万游客,到2030年该数字将增至6000万。

安倍晋三的大部分成果应归功于其前辈小泉纯一郎(Junichiro Koizumi)。小泉在2003年担任首相时推行Visit Japan计划,令现时的安倍经济学(Abenomics)得益。安倍的团队明智地付出加倍努力,包括成功为东京争取2020年奥运主办权。

出口增长和日本中央银行(Bank of Japan)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带动了国内生产总值和日经平均指数上升,但并没有提高工资。对抗通缩需要大胆的重组,而不是把更多既不贷又不借的日圆引入金融体系。

无疑一些外来因素驱使了一个内向的国家对全球化的威力放下戒心。放宽对中国人的签证限制已经是日本一个文化转变,预示着乐观的经济前景。事实上,日本正在赶紧兴建赌场,以获得更多来自中国旅客的现金。签证限制放宽也吸引了更多来自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和其他地方的消费者。

旅游业也将促使日本拥抱共享经济。在传统的日本,Uber、Airbnb等企业根本难以生存,更遑论变得蓬勃。去年矢野经济研究所(Yano Research Institute)的研究显示,日本的共享经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不足0.005%,而中国则达4.6%。

大多数想知道日本何去何从的经济学家都倾向以大量数据、图表和央行的讲话进行分析。但今时今日,可能透过数算停泊在购物区内的旅游巴会得到更独到的见解。

撰文:评论员William Pesek
原文:http://www.atimes.com/article/japans-tourism-boom-reform-economy-need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 / Behrouz MEH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