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片: iStock

国际动力煤现货价格在过去12个月一路攀升,让一些澳洲、印尼的煤炭出口商赚得盘满钵满。然而,这对于越南、泰国、韩国、日本以及菲律宾这些煤炭进口国而言,则意味着它们将会面对高达数十亿美元的经常账户赤字。亚洲时报 (ATimes.com)报导

自去年初,以澳洲纽卡斯尔(Newcastle)为基准的国际动力煤价格从每吨50美元几乎翻了一倍至接近100美元。

以越南为例,去年该国煤炭净进口达到1200万吨,相比2015年的520万吨大增131%。根据国际能源署(IEA) 发布的2017年中期展望,越南的煤炭进口预计将于2021年增至3500万吨。按照这个水平,2020年越南需支付35亿美元用于煤炭进口。去年该国的煤炭进 口金额仅为8亿美元。

根据2016年的预测数据,在此期间,越南每年需要为进口煤炭额外支付12.7亿美元。菲律宾的年度煤炭进口量亦预计将达到3500万吨,这意味着该国面对同样庞大的财政缺口。

虽然大部分的分析师认为IEA的预测数据过于乐观,但是这些国家过度依赖煤炭进口用来扩张国内的火电厂带来的潜在财政风险依然不言而喻。

事实上,印度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印度煤炭部长Piyush Goyal曾多次表示要停止煤炭进口。印度的做法是积极发展国内的可再生能源,包括兴建一系列大型的太阳能发电厂。随着印度可再生能源总装机量在2016-2017年翻倍,该国的太阳能、风能的价格自去年初以来已经几乎腰斩。目前的批发电价已经跌至每兆瓦时36美元。过去5-10年,这些新能源的价格每年的跌幅在 10%左右。

韩国作为亚洲第四大煤炭进口国,其每年的煤炭进口量预计在2021年达到1.02亿吨,这意味每年额外50亿美元的外汇支出。为此,新一届的韩国政府从今年开始取消新建依赖进口煤炭的火电厂,并且关闭高污染的落后煤矿。

随着韩国、中国开始陆续减少煤炭消费量,两国的煤炭企业开始转向海外市场。中国、日本以及韩国都在抓住最后的机会将一些面临淘汰的旧技术出口到其他国家。被这些国家提供的低廉的出口贷款吸引之下,一些东南亚国家开始心动了。

上周,越南与日韩两国签署了价值高达25亿美元的Nghi Son二期火电厂协议。东南亚其他国家,包括菲律宾、印尼、巴基斯坦等,也都在规划各自的大型火电厂项目。

虽然这些国家迫切需要扩大电力产能,但是锁定一个长达40年的火电厂协议,他们未来将面对煤炭进口带来的通胀、经常账户赤字、污染等诸多问题。

撰文:亚洲时报评论员Tim Buckley
原文:Coal price rise a harsh blow to Asian budgets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Asia Times Financial is now live. Linking accurate news, insightful analysis and local knowledge with the ATF China Bond 50 Index, the world's first benchmark cross sector Chinese Bond Indices. Read ATF now.